飘_

深 夜 靈 感

来更日常啦!

我要碎碎念一下呜呜呜,最近我真的很倒霉。在学校写的金杯毒酒手稿可能有七八百字,想着中秋回家就码到手机上继续,结果放学之后去补课匆匆忙忙的就把那张纸给忘了😭连续两周补课忘带交通卡,一大叠数学笔记和化学笔记不见了,摘抄本忘带到学校,正好随机抽查到我等等等等......

还好有解压的事情,和可爱北桑换了黑研情头,无他照出来的相片微p一下就很好看,家里的灯光不错。

呜呜呜呜我一定会抓紧更金杯毒酒滴!!目前写的这几章会走奥塔x米拉的副线,维尤的戏份相对来说就变少了orz好希望能有人来跟我交流一下看文章的感受!!!!

我的QQ:1416399092,各种事宜包括闲聊都可以加。

非常欢迎维尤和小排球同好!

试了试衣服😇

【大菅】からすが飞ぶ时

🍃译名:乌鸦飞翔之时/5-6

CP:泽村大地x菅原孝支


这一弹5300多字!!开学前的疯狂肝文(感觉身体被掏空)前田啦立花啦都是擅自给前辈们取的名字,不要计较细节......菅原在我的印象里就是很注重细节的人呢,所以才私下找前辈谈话了w




*・゜゚・*:.。..。.:*・'(*゚▽゚*)'・*:.。. .。.:*・゜゚・*




链接走一波
链接= https://shimo.im/docs/RTruShS4oLQJWn0J/

看完碟中谍充满了想写金杯毒酒的欲望!!!!!别拦着我!!就算开学我也要写!!!

【大菅】平行線

乌鸦飞翔之时的番外篇一。


⚠️BE,更符合社会背景的结局。

⚠️第一人称,菅原的自述。


平行线的意思是另外一个时空发生的事情,所以,


正文结局不是这个!正文结局不是这个!正文结局不是这个!!!!!


昨晚心情好沉重,所以写了这篇。哎。




*・゜゚・*:.。..。.:*・'(*゚▽゚*)'・*:.。. .。.:*・゜゚・*



照例链接
链接= https://shimo.im/docs/ZK3I70nMKa4QL9TC/

【大菅】からすが飞ぶ时

🍃译名:乌鸦飞翔之时/3-4节

CP:泽村大地x菅原孝支



依旧麻烦走一下链接:
链接= https://shimo.im/docs/1lgxLtLmFf05ElRk/ 



*・゜゚・*:.。..。.:*・'(*゚▽゚*)'・*:.。. .。.:*・゜゚・*



想要评论!

三的标题春(春夏秋冬)和四的标题赤(赤橙黄绿青蓝紫)都是一起的开始、开端的意思。这一弹五千多字。牙白总感觉会爆字数......菅原的家庭环境、泽村的家庭环境都是我虚构的,不要较真quq

今天也很喜欢菅原孝支!

【大菅】からすが飞ぶ时

🍃译名:乌鸦飞翔之时/1-2节

CP:泽村大地x菅原孝支

原著向/长篇/连载中。一次性5000-6000字,从国中毕业到工作发生的事。

我尝试过七八遍了真的没有办法直接把文字粘贴上来,麻烦走一下链接吧orz

评论欲しいたい好想要评论!!



*・゜゚・*:.。..。.:*・'(*゚▽゚*)'・*:.。. .。.:*・゜゚・*



链接= https://shimo.im/docs/WDiZ3wijLuwfkAfd/ 

【维尤】a poisoned of chalice#金杯毒酒#




chapter seven.





“......”

“咔嗒。”

维克托推开沉重的木门,瞬间被水汽包围,有种窒息在海里的感觉。本响着的哗哗的手掌划水声在门打开的那一刻停止了。

尤里早就料到他会进来,于是干脆直接稍稍低下头,让发丝垂下将脸庞遮住。

“尼基福罗夫先生......我想我们得谈谈。”

维克托先是捻了捻被雨淋湿的刘海,再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想谈的都留到沐浴完以后吧,你的身体可禁不起淋一场暴雨。”

维克托开始解自己马甲的扣子,露出里面隐隐透着皮肤颜色的淋湿的衬衫。

尤里盯着水面,将自己的腿抱得更紧了些。抛去所有私人恩怨来说,他此时此刻对维克托的肉体有很疯狂的渴望。他尝试过晚上在床上自己解决,借着朦胧的月光看自己的身体会如何变化。然而他很清楚自己想要什么,想做什么。在这个水沟里流着富人家的油的肮脏城市里有多少肮脏的事正在发生,根本数也数不清。尤里向来很厌恶染上这些事情的恶臭味道,不过从他满十六岁那天起,有些东西就开始改变了。他能在伯爵夫人面前表现得温顺乖巧,也能扮演一个凶神恶煞的抢劫犯;他能在众人面前成为清高不欲的象征,也能因为一杯香槟而跟男人共眠。

尤里的眼睛能看透很多事。米拉·波波维奇在曾在笔记本上写过。他有种特别的天赋,能看透很多他这个年龄本不能了解的迷雾。

但我看不透维克托。尤里抬起眼睛,偏过头去看他。维克托表现出的全是经他大脑仔细挑捡过滤过的,不能算作分析他的证据。这是最令人恐惧的,因为站在面前的不能严谨地算个人。那是架机器。

我一定是中了什么邪术。尤里用指甲掐进自己的手心。当他在幻想时,出现的画面并不是怀抱着一位金发灰眼的正宗俄国美女,而是......

“怎么了?”维克托笑着发问。

而是亲吻着维克托的肌体的自己。



https://m.weibo.cn/6480396484/4266800558486753



伊莉莎白·怀特望着窗外的暴雨,把她的眉毛皱成一团。

她已经有三天没见到维克托了。这是分手的前兆,她心里明白的很。

“我才只拿了他那么一点点钱!”她焦躁地用口音很重的俄语抱怨:“他怎么可能这么快就厌烦了?!我......我可是约克郡最美丽的女人!”

站在一旁的女仆低下头,绷不住表情嘲讽似的偷偷笑了笑。

“吉莲,你说是不是?”

怀特小姐生着闷气一屁股坐在维克托为她购置的单人软沙发上。

“是的,小姐,是那位先生太不识抬举。”女仆吉莲连忙点头附和道。

怀特小姐用手托着下巴,又望向窗外,黑压压的云中突然钻出一道闪电,把她吓了一跳。

“吉莲,快把窗帘拉过去,看着怪瘆人的。”接着又补充了一句:“把卧室的蜡烛点上,我要去看看首饰。”

她的首饰和金银珠宝全都藏在卧室衣柜夹层的几个小匣子里。大多都是这个男人那里搜一个,那个男人那里刮一点,来俄国两年就积攒了三四个匣子。这些匣子里有一个小香盒,打开是皂片,再把皂片的那层翻上去,下面放着一颗宝石。

她见那颗宝石还在,松了口气,把它拿起来放在手心里摸了摸,又小心翼翼地放回去。

“行了,把它们收好,我要去休息了。”怀特小姐让吉莲继续去打扫梳妆台的卫生,自己活动了一下肩膀,躺卧在床上。

她眨了眨眼睛,拿起一旁的圣经看了两行,嘟囔了一句“无聊”,便又把书丢回床头柜,闭上眼睛。

吉莲收拾好梳妆台,转身回来时怀特小姐已经睡熟了。她把被子给伊莉莎白掖好,在衣柜前深思了很长一段时间之后退出怀特小姐的卧室。





“我的小伊莱扎,您看,这是我送您的礼物。”

“天啊!维恰!这可是......!这串项链!”

“您喜欢就好,我还担心这项链不是您喜欢的类型呢!”

“噢,老天,您对我太慷慨了......”

伊莉莎白·怀特在梦里甜甜地笑了。




——————————————

我状态回来了!高产!!想不到吧!!

这章真的写得很爽了,但是不晓得你们看不看得懂我想展现出来的。没看懂的一定告诉我!!我在后面好补充一点说明!!伏笔另算哈!!

【维尤】a poisoned of chalice#金杯毒酒#



chapter six.






再度回过神的时候,尤里·普利赛提发现自己的手冰得吓人。他厌恶地扯了扯大裙摆,贴着墙壁尽量不惹人注目地移动。

他发现我了。

尤里把外罩衫紧紧攥在手里。冷汗从太阳穴旁缓缓流下,在皮肤上留下似虫爬的痒痒的触感。维克托方才那番话无异于把隐匿于阴影中的蝙蝠揪出来,无情地抛在阳光下。

做得太明显了吗?尤里冷静下来,开始回想之前做的所有事。伪装成侍应生、冲动的一晚、干掉了两个跟踪他的人、参加舞会......

他在套路我?!尤里突然一滞,险些撞着来拿香槟的先生。这些都是......圈套?!他懊悔地一拍额头,想起自己曾对伯爵夫人说过:“他非常狡猾。”

像维克托这样的人,从默默无闻到名声大噪、坐拥百万家产、喝醉了也有能力杀死近身的抢劫犯的人,怎么可能轻易地让人跟踪?而自己不过是光想着完成任务、保证他的安全、换掉染有血迹的衣物,竟然忽略了行动的正确性,一步步踏进他设计好的圈套罢了。

真傻。



“叮,”

维克托笑着和其他宾客干杯,尚有时间想象此时尤里脸色苍白的样子。

我怎么会轻易让人跟踪呢......?维克托接受了一位先生的请求,和他的女儿共舞一曲。

“请允许我邀请您跳一支舞。”

维克托弯下腰,在那位小姐的手背上落下一吻。

跟踪我的不过是两个小喽啰,那帮家伙不可能给谁都配枪。我自己就能解决的尾巴,为什么会留到宴会厅外,让你来切除呢,尤里,为何不仔细想想?

那位小姐的舞技比尤里更熟练,维克托只需轻轻捻住她的手指,她自己便踮脚旋转起来。

尤里紧紧咬住下唇,不让自己被震惊的情绪吞噬。这不过是个开始。他顿了顿,继续往前走。冷静下来,他在初见时没有杀掉自己一定是有原因的。那个时候没有动手的话,现在也没有理由会有很快的动作。该死的,那个混蛋跑到哪里去了?

尤里自己也说不明白为什么此时会如此焦躁地去找维克托。也许是直觉,他总觉得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即将发生。

窗外的雨开始淅淅沥沥地落下来。不过是一两分钟,就演变成了倾盆大雨,豆大的雨点砸在石板路上发出嘈杂的声响。




“谢谢您,先生,您真是我遇见过的最好的舞伴。”那位小姐很真诚地半屈着腿,牵着裙摆行了个礼。维克托再次吻了吻她的手背,将她领到她父亲那里。

快来了。

维克托一转身,借着人群的掩护淡出父女两人的视线。他拿起寄存在宴会厅侍应生那里的高礼帽,理了理头发,再用帽子把显眼的银发遮掩住。




“砰!”

枪声。吊灯生锈的铁链嘎吱晃了两下,刷拉拉地脱节下坠。

人群在一秒的寂静后,爆发出惊人的尖叫声,所有人都惊恐地往大厅边缘挤。也不知是谁踩着了谁的裙摆,谁拉掉了谁的领结,咒骂声和尖叫声此起彼伏。

尤里的眼睛里映着那盏吊灯的烛光。它慢动作般的下落、触地。玻璃灯罩破碎的声音。哗啦一阵,大厅中央失去了光亮。

主灯被击落,在四角的小吊灯和墙壁上的蜡烛无法为人们提供足够的视野。尤里索性直接闭上眼睛,以求更快地适应黑暗。

视觉封闭以后其他感觉就变得更加明显。他能听见某人用力压住的呜呜的哭泣声、窗外的风声、雨声、车轮滚过的轱辘声。

他的嘴唇在颤抖。下次再也不来这鬼地方了......!尤里猛地睁开眼,因为有人抓住了他的手腕。

“快走。”维克托凑在他耳边低声说。

尤里被拉得一个踉跄,不知道撞到了谁,差点往前扑倒在地上。维克托根本没给他稳住重心的时间,一把将他从骂骂咧咧那人身边带过。

尤里依稀记得这是通往侧门的方向,不由得立马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疯了!”尤里使出反抗的劲来,迫使维克托回头看他。“走这边!”

视觉模模糊糊地有些恢复,尤里反握住维克托的手腕,带他移动去自己之前观察到的其他通道。

“正侧门肯定都有人在。”

维克托听见尤里故意压低的声音,卷了卷上嘴唇。

通道入口本就在角落,壁灯能将周围人的脸照个大概。有个约莫三十、留着络腮胡的高大身材的男人看见固执挤到通道这边来的尤里,刚欲动身,又迟疑着停下。不是说是个银色头发的男人么......?

尤里瞥了一眼,让维克托靠着墙壁别动。

他先掀起裙子,摸出绑在大腿上的小刀,再狠狠剜了一眼露出玩味表情的维克托,让他把帽子压下去些。

“你走前面。”

维克托用食指扣住帽檐,大踏步迈过通道口。

“喂......”

正欲给同伙发行动信号的络腮胡先生觉得腹部一凉,低头查看时,血液已经汩汩流出来。

“闭嘴。”

尤里做了个口型。

络腮胡先生无力地瘫坐下来,断断续续地给同伴指示:“干......掉......金发的......金发的女人......”

“快跑!”

尤里听见身后越来越急的脚步声,没再压低声音大吼了一句。

维克托扯掉帽子,往空中一抛,边跑边在怀里摸索着什么。

“他妈的,高跟鞋!”

尤里跑得踉踉跄跄,高跟鞋砸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音。他还没习惯这种鞋子,让他狂奔就像让刚学会走路的婴儿赛跑一样。

“快脱掉啊!”

维克托吼着转过头看他,就见追他们的人扑向尤里。

“你这该死的东西!”络腮胡先生的同伴右手持着刀,“你杀了罗斯托夫!”

尤里侧身避过一击,面向他抬起腿,用细长的高跟用劲踹了一脚那人的下身。

“靠——!”那人疼得龇牙咧嘴,随后恼羞成怒地再扑上来。刀尖还差一点就戳进尤里的眼球,尤里不得不抓住对方的手腕,与他进行力量的博弈。然而对方是个身高一米八以上、长得人高马大的男人,不过十几秒尤里的力量就落了下风。

看着刀尖逐渐变成垂直方向,越来越往下,尤里甚至能想象它刺进眼球时的触感。

“尤里!让开!”

维克托用上好膛的手枪瞄准持刀人的头颅。

尤里皱紧眉头,使劲把头往右侧,给维克托瞄准留出足够的空间。

“快点开枪啊!!”尤里的声音随着他的手腕一起在抖,看样子下一秒就无力继续支撑。对方也不是傻子,跟着尤里的方向偏头。

维克托用准星对着那人露出的右脸颊,缓慢扣下扳机。

三......二......

一。

尤里能感觉到子弹就从脸旁擦过,烧得火辣辣的疼。炽热的血液溅在他的脸上,令他有一刻的失神。对方倒下的一瞬间他连忙撤身,抓住下滑的刀片扔到一边。

“枪拿来,”尤里稳了稳自己哆嗦的手,从维克托那里接过还有余温的武器。

“下地狱吧。”

尤里走过去一只脚踩在那人的腹上,向眉心补了一枪。



“呼......普利赛提先生还真是残忍。”维克托松了口气似的,终于有心情来开个玩笑。

“......残忍的是他,”尤里把枪丢回维克托怀里:“我差点就变成可怜的盲人。”

维克托捏起尤里的手腕,发现他仍在不自觉地抖。壁灯的光洒了一些在两人身上,不过并看不清楚表情。

“这通道通向哪?”维克托问。

“不知道,应该......”

剩下的话被堵在嘴里,因为维克托凑上来狠狠撞上他的唇。尤里觉得他就像野兽在疯狂掠夺一般啃咬自己的嘴,以至于被吓得苍白的唇色迅速恢复了红润。尝到尤里嘴里的血腥味之后维克托松开他的手腕,抬起头来,借着壁灯微弱的光用拇指抹掉他脸上的血迹。

“总之先沿着通道走,这也许是西面,出去是个集市。”

维克托用的是什么事也没发生过的口吻。

尤里知趣地也不问,两下扒掉高跟鞋,光脚跟在他的后面。




他没有杀我......他救了我......

这是尤里在走完那条漆黑通道之前唯一的想法。



————————————

突然更新(wink)

想要1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