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_

深 夜 靈 感

【维尤】我的女朋友老喜欢在课堂上跟我对着干怎么办?


#一#

    “同学们好,我是新接任的数学老师,这是我的名字。”

    尤里坐在最后一排,看着讲台上的男人在黑板上写下:维克托·尼基福罗夫,不禁不屑地笑了笑:还真的是装模作样,这年头什么老师上课还穿西装。

    “请大家拿出数学书,翻到28页,先来做一下课前预习练习。”

    啧,事多。尤里收起二郎腿,拉了拉凳子坐近桌子一点,把书随便一翻,撑着脸看着黑板发呆。维克托,尤里瞟了一眼他的名字,又望向弯着腰看教案的男人。这人大学刚毕业吧,跟上一个数学老师看起来起码差了二十岁,行不行啊,指不定数学还没我好呢。一直专心看教案的维克托突然抬起头来,两人冷不丁对上视线。

    出乎意料的,维克托什么也没说,只笑眯眯地看向他,做了做口型:“同学,你在干嘛呢?”

    尤里翻了个白眼:“要你管。”



#二#

    放学之后正想溜的尤里被人拽住胳膊,“喂——同学,”回头一看那张笑得令人想揍的脸近在咫尺,“你叫什么名字?”尤里不耐烦地甩开他的手:“老师,我们不熟吧?”“嗯......”维克托摸了摸下巴:“如果我说,这位同学上课不认真,请你来办公室进行一次谈话呢?”尤里攥了攥拳头,闷闷地回答:“尤里·普利赛提。”“什么?”维克托好像没怎么听清楚,弯下腰凑近了一点。“我说!!尤里·普利赛提!!!”尤里提高音量近乎是在他耳边吼道。“哦——”维克托笑着直起身来,“我记住了,”说罢准备转身离开,又想起什么似的拍了拍尤里的肩:“以后好好听讲,至少在我的课上。”




#三#

    一个新来的菜鸟叫我认真听数学课?尤里伛下身去快把眼泪给笑出来了。这家伙没病吧?历来的老师有劝我认真学国语的,有劝我认真学历史的,劝我认真听数学课的还是第一个。有趣。尤里决定看一下这个维克托到底多厉害。

    “有谁能答这道几何题吗?五分钟之后没人有思路我就公布答案了。”

    尤里一推板凳站起来:“直接连接DE,OC和AC,先四点共圆证角相等,这种题比较特殊,要建立直角坐标系,把点放进坐标系求线段长度就行了。”

    全班一片寂静,尤里挑衅似地望向维克托。后者推了推眼镜,勾起嘴角笑了:

    “很好,正解,请坐。”




#四#

    “我说,尤里啊,”同班的勇利下课时坐到尤里旁边:“你讨厌新来的数学老师?”“哈?”尤里挑了挑眉毛:“怎么这么说?”“你看啊,虽然你理科一直挺好的,但从来没这么......针对过一个理科......数学老师。”“噢”尤里翘起板凳,“我对人不对职业的。”“噢......”勇利悻悻地离开了他旁边的座位。



#五#

    真的是喜闻乐见。从尤里向维克托挑衅那天开始数学课的难度越拔越高,经常知识讲超了两个对峙的当事人还并不知情。其余同学整日沉迷看热闹,以至于不得不在其他课上放弃睡觉的时间来弥补一下数学课落下的进度。听不懂还怎么看热闹啊?全班同学仿佛激发了努力学习数学然后在数学课上和维克托对着干的热情。

    教育部主任对于这个长年成绩垫底的班级在近期一次月考中数学成绩异常优异的情况感到非常好奇。听各科老师反应,这帮小王八蛋在课上仍然是自己干自己的事,这成绩怎么就突然提高了呢?简直让人摸不着头脑。




#六#

    “尼基福罗夫老师,您对现在这个班的教育情况有什么看法呢?”

    “同学们学习主动性挺高的。”

    “那......您是怎么激发学生们的热情的呢?”

    维克托沉默了一会儿,说:“这个......你得找个学生跟你对着干。”

    隔壁数学老师:??????




#七#

    维克托·尼基福罗夫从此在A校名声大振,许多老师慕名而来请教。

    由于尤里对于维克托的怨念和战胜欲,除了在课上跟他对着干,课后也要跟他对着干。以前放了学就出校门鬼混的,现在在放学前多了一项任务——找一道巨难的题和维克托一起做,后做出来的那个要请先做出来的吃饭。

    到办公室的时候维克托正在准备明天的教案,见尤里站在门口抬起来冲他笑笑:“什么事?普利赛提同学?”

    尤里径直走到他旁边坐下,将手里的纸甩在办公桌上:“做题,后做出来的请吃饭。”

    “噢——?”维克托托长尾音,撑着脸看向一脸认真的尤里,“那好吧,现在就开始。”

    尤里赶紧拿起笔,埋头就写写画画分析起来。维克托垂眸看了眼题,偷乐地抿了抿嘴。这小孩拿这种题来给我做?不会太看轻我了吧。嘛。维克托咂了咂嘴,这么快结束也太没趣了,一顿饭我还是请得起的。

    于是维克托就偷瞄了认真做题的普利赛提同学一个小时,然后装作失望的样子被他嘲讽。

    哎呀,嘲讽的样子也好可爱呢。

    “好吧,我输了。走吧,请你吃饭。”




#八#

    尤里和维克托一齐走出教学楼,外面太阳已经开始西垂,学校里的学生基本上走完了,大概只有他们两个一前一后地穿过操场。

    尤里一直低着头看自己的鞋,都没注意到急急忙忙跑过来拦住维克托的女老师。

    “尼基福罗夫老师!”

    尤里闻声才抬起头,那个女老师脸跑得红红的,拽着维克托的袖子眼神到处乱瞟:“那个......你......有女朋友吗?”

    尤里有点尴尬,撞上表白现场什么的......正想偷偷溜走就听到维克托略带笑意的声音:“有啊。”

    接着又听他补充道:“对不起啊,我的小白鹤挺害羞的,就先走啦”说罢拉起尤里的手就大跨步往前走去,尤里被拉走得莫名其妙,回头看在风中凌乱的女老师跟他大眼瞪小眼。

    所以全校闻名的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和全校文明的尤里·普利赛提交往???留在原地的女老师感觉自己的恋爱还没开始就已经结束了。坚强的自己不需要抱抱。



#九#

    “喂——喂!你刚干嘛啊!”尤里有点恼怒地甩开他的手:“什么小白鹤什么害羞的,干嘛拿我当挡箭牌,你就不怕你女朋友真吃醋?”

    维克托有些好笑地转过头,扣住他的下巴:“女朋友不就在这里吗,尤里?”

    “这是在大街上——”尤里有些心虚地拉长声音,随即又咬牙切齿地说道:“什么女朋友,老子是男的!”

    “所以这是默认了?”维克托放下手,轻轻在他嘴唇上啄了一下,又拉起他的手往前面走:“嘘——你别太大声就不会有人注意的。快走吧,我肚子好饿了。”

    尤里用手指碰了碰刚刚被亲的地方,脸上不自主地发起烧来。这个混蛋老流氓斯文败类维克托!!!!



#十#
 
    尤里百般无聊地趴在桌子上打着哈欠,手指拨弄着笔,看它滚过去又滚回来。混账维克托居然拉我来自习室美名其曰要期末考试了其他科目也要抓一下,然而自己却坐在一旁悠闲地看手机。

    “维克托!!!”尤里尽力压低声音表达自己的不满,伸腿踹了对面目不转睛盯着手机屏幕的人一脚。

    维克托放下手机,向前探了探身子,摁着尤里的后脑勺就亲下去,磨蹭了一会儿再分开,满意地看着他涨红的脸:“同学,这是自习室,不能讲话哦——”说罢把食指放在唇上:“更不可以踢你的老师兼男朋友。”




#十一#
   
    维克托终于找到了让尤里在课上不和自己对着干的方法。

    自从那天把他带回自己的公寓做了一些不可名状的事,边做边在他耳边呢喃“尤里同学”之后,再在课堂上喊这个称呼的时候,小白鹤就会红了耳根,把头埋得很下去,一反往常的安静。

    嗯,屡试不爽。




#十二#

    放暑假以后尤里干脆搬到了维克托的公寓里,让他做饭洗衣服喂猫什么的,自己也落得个清闲。

    “维克托,”尤里正坐在沙发上抱着膝看电视,见维克托从外面回来,便张嘴喊住他。

    “嗯?怎么了宝贝?”维克托关上门,将外套脱下挂在衣架上。

    “你刚刚到我们班的时候,干嘛看我。”

    维克托愣了愣,随即笑着朝沙发走去,走到尤里的面前他停下来,松了松自己的领带,单膝跪在沙发上,将他禁锢在自己的臂弯里,低头蹭了蹭他的鼻子。

    “难道不是你在全班同学都在认真做题的时候看我看得出神吗?”

    “......啰嗦。”

end.




之前说好的50fo点文,在评论区圈了
其实很早以前就写完手稿了,只是一直懒得打上来...
师生大法好...
呃其实我还有一篇手稿...那个...可能...
...还要等一会儿(很久)你们才能看见了...
因为...
我...
懒...

评论(30)

热度(1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