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_

深 夜 靈 感

【维尤】Bluebell

维尤日贺文+维诞贺文↓



    看着我,活下去。

——————————Bluebell——————————

        尤里醒来的时候浑身冰凉,挣扎着睁开眼睛发现被子早就被自己扯开到一边。正是一晚中最冷的时候,风扬起乳白纱窗帘,吹到他已经冰透的脚掌上。手指在身旁摸索,却没有温暖的触感。他猛地瞪大眼睛,发现维克托已不在一旁了。

        “......维克托?”尤里顾不得套上大衣,跌跌撞撞从床上翻下来,趿着拖鞋冲出房门。

        在黑暗中不小心撞到了一把椅子,“哐”的一声巨响和难以忍受的疼痛把他吓了个激灵。“......”他下意识夸张地张大嘴,吸进冬天干燥的冷空气来镇压痛觉,但不敢出声,生怕一出声就打破了月光如止水般的宁静。

        缓得差不多过后,尤里裹了裹形同虚设的单薄的衬衫,皱着眉环顾四周。

        公寓里的一切没了灯光的照耀全都暗了下来,只有从帘后漏下的银白色光辉静静流淌着。维克托就蜷在被光照亮的那一小块地旁的阴影里,脸埋在双膝间。

       “维克托......”尤里吸了吸鼻子,冷空气刺激得自己声音都有些发颤。“你怎么了?”尤里慢步踱过去,小心翼翼地靠近他。

        维克托也只穿了一件单衣,不同于冷得发抖的尤里,蜷在黑暗里一动也不动。尤里站在他面前,又轻声唤了几次,却依旧没什么动静。

       “维克托......你这样会着凉的。”尤里蹲下来,用商量的语气与他沟通:“我们回床上去好不好?”

        维克托的喉咙里发出如小兽般的呜咽声,极为缓慢地摇了摇头,发丝在手臂上磨蹭,发出窸窸窣窣的响声。

        尤里熟悉极了这种声音,这种并不常见的,只出现在夜里的声音,就像自己不规律地出现的状况一模一样。意识到维克托没有躺在身边,而是躲在客厅的角落里的那一刻,尤里就明白,他正置身于极端痛苦当中。

       “......那不想回去的话就待在这里吧。”尤里索性坐下来,神情复杂地盯着他的发旋发愣。

        过了半晌,在尤里冷得快没有知觉昏昏欲睡的时候,维克托以几乎不可闻的声音喃喃到:“尤里......”

        尤里连忙撑起正打架的眼皮,也压低声音回答他:“维克托,我一直都在这里。”

       “尤里......”维克托抬起头来,虽然说背着光,但尤里在恍惚间还是觉得,他的眸子像盛满整个星空一样闪闪发光,但照耀了一瞬间,又全部暗淡下去了,随后是深不见底的宇宙黑洞。

       “我好疼......”

        尤里静静地看着他,看眼前的这个快满三十的男人眼眶里渐渐充满泪水,从一颗一颗往外掉开始,汇成一条汩汩的小水流,顺着脸颊淌下去。

       “我胃疼,”他的声音有些哽咽:“头也疼,肩膀也疼,脚也疼,心......心脏也疼......”

        话还没说完,他竟咧开嘴无声地大哭起来。尤里撇了撇嘴角,此时也觉得鼻子发酸,泪腺像是要分泌出液体来。

       “我知道。”尤里身体前倾,替他抹了抹脸:“维克托,我能抱你吗?”

        维克托软绵绵地倒在少年的怀里,除了流泪什么也没做地回应了他的问题。

        尤里把他搂得很紧,像要把他揉进自己的身体一样。“有我在呢。”他把下巴搁在维克托的颈窝里,闭上眼睛不让眼眶里温热的液体流出来。

       “莎莉(注①)说我该去死了。”维克托抽泣了一声:“莎莉指着我的鼻子骂,说我连二十楼都不敢往下跳......我像她说的那样懦弱吗?我该听她的,勇敢一点,从身后这扇窗户跳下去吗?”维克托的声音很小,基本上没什么起伏。那些话从他的嘴里发出来,就像毫无美感可言的念经。他谈起莎莉,呜咽又随着喉咙里粘稠的分泌物低沉下去。

       “......不会的,莎莉是坏孩子,你得努力把她赶走。”尤里在他耳旁细语,用手安抚他的脊背。“你想跳下去吗?跳下去的话就再也看不见我了。”

       “不......我不......”维克托被尤里这句话刺激到了神经,话语慌乱又没有逻辑地蹦出来:“尤里......尤里!你别离开我......我求你......我想死......好疼,我想解脱......但我不能没有你,尤里......”

        尤里咬了咬下嘴唇,嗯了一声:“你不能死,维克托,你死了就只剩我一个人了。就剩我一个人!”

        两个人抱在一起哭起来,抽泣和哭泣的呜声混杂在一起。

        尤里知道他很痛,因为自己犯病的时候也这样。他自己不觉得疼,但还是伤心痛哭。他哭只是觉得两个人过得太苦了。谁会想到在摄像机前光鲜亮丽披着荣耀和光辉的维克托和尤里在夜里还会经受这种折磨呢。

       “维克托!”尤里把身体抽出来,使劲扣住他的肩膀,泪眼婆娑地看着他:“答应我,你要活着......”

        维克托不停流泪,无力地任由他摆布:“可是尤里我好难受......我想要照着莎莉说的做......她承诺说只要一跃,或者拿小刀往手腕上一抹,就只用承受......承受平时痛苦的万分之一,就可以永远解脱了......为什么我不能?尤里也会陪我一起这样做的吧,这样我们就还可以在一起了......!”

        尤里抓住他肩膀的手更用劲了一点,指甲深深嵌入维克托的皮肤里。

       “别说傻话了!你不会死的!我也不会死!”他遏制不住情绪地歇斯底里:“我们都会好好活着!而且总有一天这该死的病能痊愈!”

        突然灌进一阵风,夹杂着若有若无的雪,把月光照亮的灰尘吹得疾速旋转。大吼过后他松开紧紧抓住维克托的手,无助地低着头,盯着地毯上的一滴墨渍。

        维克托又感觉到冷地抱住尤里,想借两人的体温取暖。

        靠在维克托的胸膛上,尤里想到了很多事。

        尤里是从少时就知道自己患了抑郁症的。刚进队的时候其实发作过一次,发作的时候十分安静,也不暴躁地大喊,但就是缩在更衣柜的旁边不肯出来。所有的师兄师姐都觉得是这孩子刚进队不习惯闹别扭了,只有维克托当时打开门,看见小小一团的尤里的时候,蹲下来轻声安慰他。当时自己的心里像是被剜了一块似的疼,什么声音也发不出来,尤里想,在维克托摸着我的头把我揽进怀里的时候,我记得当时为了释放疼痛,使劲咬上他的肩膀。虽然小孩子的口劲不是很大,但自己尖尖的虎牙硌在对方皮肤上的触感现在都还记得很清楚。

       “想哭就哭出来吧,我知道的。”

         这句话就像烙进少年的心里,所以在他破口大哭的时候,两人的羁绊便就这样缔结下。就算所有人都不理解,就算所有人都没有发现异常,但维克托知道,只有他能穿过茫茫人海找到孤身一人不住哭泣的尤里。

         也许是因为同病人的吸引,所以维克托在打开门的一瞬间就知道这个孩子和自己有着同样的遭遇,所以将他拥入怀,所以之后和他形影不离。

         那么小的尤里,模样生得可爱,在所有前辈都想抱起他逗他玩玩时,他总是会飞快地溜走,紧紧抱着维克托的腿不肯撒手,就像抱着他的救命稻草。

          维克托就是他的救命稻草,是他把自己从无人理解无人关怀的深渊里救出来。从同病相怜的互相关照,到成为恋人的过程就像水往低处流那样自然。

          在大众面前始终微笑的、看上去不可击败的维克托,只有在犯病的夜里会像个孩子一样哭泣,索求尤里的拥抱。好转过来的早晨他会失而复得般抱住身旁的尤里,庆幸还好没有失去他。他们之间是用粗绳捆绑住的,除了死亡没有什么能把他们分开。在他们空洞又寂寞的内心里,唯一的支柱和光源就是对方了。没有太阳那样明亮,也没有大树那样粗壮,仅仅是一根溺水者手边的绳,这足以让他们互相支撑着活下去。

          会好起来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维克托深信这种将他们折磨得生不如死的病总会痊愈的。在尤里痛苦得用身体撞尖锐的家具时,维克托攥着他的手,用另外一只手细细描摹他淡金色的眉。

       “吹吹疼痛就跑掉啦。”

        这是他们之间的暗号,是唯一起慰藉作用的话语。然后再紧紧抱住对方,让呼吸交叠,发丝缠绕。

        尤里伸手圈住维克托的脖颈,帮他理顺凌乱的发丝。隔了一会儿他牵强地笑起来:“吹吹疼痛就跑掉啦。”然后往维克托的耳朵吹了一口气,又紧紧地抱住他。
   
          “我不能没有你,维克托。”尤里说:“所以,你要好好活下去。”

        维克托将头往他那边蹭了蹭:“我也不能没有你,亲爱的尤里。”

       “你会好起来的,我也会好起来的。”尤里换了个方向,依在他身边,拉起地毯的一角搭在他们的身上。“睡吧,晚安,维恰。”

        尤里瞥了一眼不再流泪的他,知道他已经完成了和莎莉的战斗,不禁感到巨大的幸福。他闭上眼睛,想着明天的太阳。

        等到尤里睡熟了,维克托握住他冰凉的手,再次以几乎不可闻的声音道:

       “晚安。”

——————————Bluebell——————————

    单单提起爱情的名字,

    便可以代替了我的三餐一宿。

    让我们用神圣的一吻永固我们的誓盟。

   end.


注①:莎莉是在维克托给犯病时会出现的人格起的名字,她性格暴躁,是教唆维克托自杀的主要人格。






写在后面:

        完成了!其实之前一直都很想试试描写抑郁症,因为觉得太过于痛苦了。尝试写出抑郁症患者的绝望,没有亲身经历,文学功底不够,还表现不出来自己想表现的感情。我觉得两个人能互相支持走下来是非常伟大的事,维克托和尤里其中任何一人偏离轨道都会导致另外一个人的崩溃。在这种情况下萌生的爱情是脆弱但又格外坚固的。在写的时候其实很多次都忍不住掉眼泪,文字表达不出我内心触动的万分之一,希望也能打动你。

        真希望他们能永远这样坚定地走下去,做彼此的太阳。

评论(3)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