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_

深 夜 靈 感

【维尤】我的女朋友老喜欢在课堂上跟我对着干怎么办?(2?)

姑且作为维诞的贺文↓

#一#

    “我真的很秃吗?真的有别人说的看起来那么秃吗?真的很像老头子吗?我明明如此风流倜傥不羁狂放豪迈帅气英姿飒爽英气逼人,随便放个电都能撩得女孩子合不上腿,为什么还要在意我秃的问题?不对,我秃吗?没有,明明没有。”

    维克托百思不得其解地在日记本上第N次写下类似意思的文字。

    “为什么尤里的重点不在我长得又帅工作又体面对他还温柔照顾上面,而在那不足以一谈的发际线上面?”

    “发际线很重要吗?”

    “而且为什么喊我秃子?他之前在床上明明喊我老公?”

   
    “......你在写什么呢?”尤里凑过身来,维克托连忙把本子合上,还顺便上了个锁。

    “哇......多大的人了还用密码本写日记,幼不幼稚啊你。”

    “尤里,我想跟你商量一件事。非常严肃地商量,嗯。”维克托试图转移话题。

    “你说吧。”

    “你能不能......换个称呼叫我?”

    “......?”尤里挑起眉,翻起眼睛看他。

    看得维克托有点心虚。

    非常心虚。

    “你不喜欢我原来叫你的称呼哦?”

    “......不是不是......”

    “那你说我叫你什么?”

    看起来好像在跟我商量。

    不对这眼神......有诈。

    “......还是秃子吧,我挺喜欢的orz”

#二#
   
    所以现在维克托对“秃子”或“光头”或“秃头”这些词语很敏感。

    比如有一次他表现得特别明显,正经的脸面非常挂不住。

    那天晨读英语,维克托被班主任委托来管一下纪律。当大家读到“His name is borld(波尔德)”的时候,身体下意识地一震,吓得第一排的同学停止了朗读,后面的同学听到前面停了,声音也渐渐小了下来。

    “......你们刚刚读的什么?bald(秃头)?”

    “老师,是borld(波尔德)......”

    “......”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噗嗤。”尤里埋下头去,尽管咬紧嘴唇尽力憋笑,但发出的“嘁嘁”的抽泣式笑声越来越大。虽然其他同学不懂笑点在哪,不过听到这种猎奇的笑法,不禁也爆发出了一阵杠铃般的笑声。

    “笑什么笑!读书!”维克托嘴角保持的微笑渐渐消失。

    好,很好,尤里,今晚床上见:)



#三#

    其实维克托的好友克里斯托弗早就察觉到他有喜欢的人了,但是还不知道是谁。

    在维克托还没跟尤里同居的时候,曾经晚上约维过克托出来喝夜啤酒。

    克里斯托弗试图通过把维克托灌醉之后盘问他小情人的消息,但是要想把这个酒量异于常人的俄罗斯壮汉(?)灌醉的几率是微乎其微的。好吧,虽然说出来很难为情,但是在把维克托灌醉以前自己就已经喝得找不着北了。所以关于盘问小情人的事一推再推,然而这个执着的瑞士人是不达到目的不罢休,屡次三番地邀请维克托出来喝酒吃饭,搞得维克托莫名其妙,甚至有点怀疑是不是欠了他的钱忘还。

    “你到底想干嘛?”在这个月克里斯托弗第六次跑到学校办公室诚挚邀请维克托到附近的饭店吃饭时,维克托皱眉撇着嘴问道。

    “就......吃饭啊。”克里斯托弗说起谎来从来不脸红。

    “不去泡妞,找个大男人陪你吃饭,你什么意思啊?”维克托抽了抽嘴角,向后退了一步,和他保持一米的距离。

    “别啊,你怕什么啊,我又不吃了你!”克里斯托弗看他一副要拒绝的表情,迈了一步上去想钳制住他的手腕强行带走。

    “我觉得不了吧。”维克托连忙又往后退了一步,将他的手拍了下去。

    “哎,哪能不呢,我请你还不行吗?”

    “不用,我工资才发。”

    “你不给我面子?”

    “你的面子还用我给?”

    两人气力相当,想要轻易钳制对方非常之困难。场面一度非常胶着。

    “维克托,今天的题......”有个人突然从门外走进来了,看到门内的景象诧异地急刹住脚步:“呃......打扰到你们了?”

    “没没没没,尤里你来的正好!”维克托抓住救命稻草似的黏在尤里身上:“今天的题吃了饭再做吧好不好?我请客!”

    尤里一脸你搞什么名堂。

    “走吧走吧走吧!”维克托根本没给他留反应的时间,推搡着就连忙离开办公室。再和克里斯托弗这家伙待在一起一秒就要死掉了!维克托觉得热泪盈眶,尤里这个时候来找自己做题简直就是天使下凡来救赎我的。

    哦——克里斯托弗看着维克托的背影,突然间终于拿到剧本,懂了些什么不得了的事。好哇维克托,好你个见色忘友,拐卖儿童(?),衣冠禽兽,高中生你都下得去手,你咋不穿上裙子涂口红呢。维克托呀维克托,啧啧啧。

    交友不慎,交友不慎。克里斯托弗表情扭曲地望了一眼维克托的办公桌,走过去踹了一脚他的椅子,骂了一句f开头的脏字才离开。

#四#

    “谢谢您!”尤里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惊得浑身一抖。

    鬼知道维克托受了那个人多少虐待,竟然向他开口解释的第一句话就是“谢谢”,还是用敬语的那种。

    “冷静点老秃子!”尤里想把这个跟赖皮狗一样粘在自己身上的人撕下来。

    “呜可是真的太谢谢尤里了!”维克托把头埋在尤里的颈窝里蹭啊蹭啊,得寸进尺地享受地闻着他身上的百香果气味。

    “行了行了你快点下来!”尤里脸红地想把他推开,不料对方却抱得更紧了。

    “真是不知道怎么报答你才好啊,”维克托顿了一下:

    “不然我以身相许给你吧!”

    尤里:......????你就是单纯想借此机会撒个娇而已吧????


#五#

    不得不承认在维克托的监督下尤里的学习还是进步得很快的。高考完填志愿的时候维克托就坐在他身后,本该纠结毕业生很久的问题尤里却毫不犹豫地填报了一所当地的师范学校。......麻烦等一下!!?尤里他之前不是说想学化工专业吗!!?

    “......尤里?”维克托惊愕地看着他神态自若地摁下回车键,张大嘴巴望着他。

    “干嘛。”尤里转过来,用手将他的下巴顶上去合上。

    “你选师范学校??”

    “是啊,怎么了?”

    “你不是说要学化工吗?”

    “啊,那个啊,”尤里撑着下巴仔细整理了一下措辞:“那个学不学无所谓啦,反正也是之前觉得自己理科比较厉害,再加上脾气也不是很好不适合搞社交,所以只能搞搞科研咯。”

    “那跟当老师有半毛钱联系吗??”维克托皱起眉头,毕竟自己也是当老师的,知道当老师到底有多么超级宇宙无敌累。所以他挺不乐意让尤里当老师的,因为不想看他一天工作回来就累得散架。要累就累自己好了。

    尤里突然笑了,伸手摸了摸维克托的头:

    “因为我想和你在一起呀。”

    沉默了几秒钟过后维克托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起来。

    震惊!为何十几年没害过羞的老流氓会突然脸红!

    “秃子你居然害羞了?”尤里还是第一次见到他这个样子,凑得更近盯着他的眼睛。

    “......没有!”维克托连忙用手捂住脸。

    “你明明就在害羞啊?”

    “我没有!”

    我不是我没有我真的没在害羞quqqqqqqq维克托的脸越发控制不住地发烫,自己急得都快哭出来了。尤里倍感有趣地观察他的异常反应。

    后来维克托仓皇地逃到卧室里去了,懊悔又娇羞(?)地埋在被子里回想刚刚的事。

    嘤嘤嘤真的不是我在害羞啊但是尤里偶尔撩起来真的好撩人哦quqqqqqqq

    你别盯着手机笑了我知道你不信我!!

    但是尤里当时真的好撩人哦嘤嘤嘤quqqqqqqq


#六#

    A校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哪个班要是被安排到尤里·普利赛提或者维克托·尼基福罗夫老师上课的话,那个班的学生必须旁敲侧击老师的兴趣爱好然后在后援团QQ群里传播一下,好在节假日来临时送个礼增进增进感情什么的。

    累啊,干这种活超累的!刚上完尤里的物理课困得眼皮子打架的学生们下课以后还得以问题的理由堵普利赛提老师,珍惜那么一丢丢时间问出用很长时间设想的关于个人爱好的问题。

    但是这种能上神仙老师的课的机会简直是千年难遇,碰上了也是修来的福气啊!学生们熬夜写完作业之后仰天长叹:

    “啊——!这就是传说中的痛并快乐着吧!!!”


#七#

    “老师!请问这个余弦定理这么难的吗!为什么听不懂!”

    本来盯着尤里的粉笔在黑板上叽叽喳喳地写着字的昏昏欲睡的学生们被这声正义的发声唤醒。

    “是啊老师!怎么这么难!”

    “根本听不懂啊!而且完全没学过!”

    听着突然爆发的抱怨声尤里不满地转过来,“啪”地一声用力用手掌拍响黑板。

    “别嚷嚷!!你们数学老师没讲吗?!”

    “没有——!!老师没有!!”显然威胁并没有起到作用。

    “不可能没讲!你们数学老师谁?!”

    “维克托·尼基福罗夫!”

    “......”

    “算了我们跳过这个知识点,等你们学了我再讲。”

    “????老师你讲慢一点我们听得懂的!!”

    “就是你!!!尼基塔!!!闭上你的嘴!!快点翻到下一页!!”尤里指向坐在角落里扯着脖子大吼的学生。

    尼基塔委屈,尼基塔想哭,尼基塔怎么知道为什么普利赛提老师会突然生气,明明同学们都是这样想的,呜呜。


#八#

    维克托这周值周。

    他苦着脸慢吞吞地将值周证挂在脖子上,极不情愿地离开办公室。

    为什么会有值周这种东西存在,吃力又不讨好,逮着哪个违纪还要以不太软弱也不太严厉的态度教育他,作为奥斯卡影帝我也很累的好吗。

    维克托从底层开始一楼一楼地巡查高一年级的自习情况,好在大多数班都比自己教的那个吊车尾自觉多了。顶层是垫底的一个班和最调皮的一个班,才走在楼梯上就听见都要把屋顶给掀翻的吵闹声。

    维克托苦恼地捏了捏眉心。这群小王八羔子,不知道把尤里气成什么样。

    走到十三班门口,维克托咳了一声,重重地敲了三下门。那些忙着前后交流的姑娘小伙们见值周老师到门口了,象征性地消停了一小阵。维克托才刚往外走两步,教室里便又沸腾起来。

    ......哎。连十三班都这个样子,不知道十四班会有多过分。向上天发誓,维克托此时只想调头下楼回到办公室里喝喝茶养养生。

    好吧,你要当这是为了见尤里......!

    他硬着头皮往前走,快走到了才发现有一丝不对劲。

    ......?为什么这么安静??

    维克托把头探了一半出去,向坐在靠墙这边的同学做了个噤声的动作,悄悄瞄教室里面的情况。

    “我再跟你说一遍,动摩擦不是μmg,它放在斜面上正压力不是mg。”尤里坐在讲台上,旁边站着一个看上去极度喜爱汉堡超级肥胖的男生。

    要不是他说着俄语,维克托都要以为他是美国人了。

    “可是你之前不是写的μmg吗......”

    “我都说多少遍了那是特殊情况!!!正压力是不是重力你自己心里没点数吗!!”

    尤里看上去超级生气,手拍在卷子上,压制着语气又说了一遍:“动摩擦是μFN,这是斜面,要算竖直分力。”

    “可是我还是不懂......”

    “......f......”考虑到为人师表尤里硬生生将都快出口的话吞回去。

    “哈哈哈......咳咳。”意识到自己不自觉笑出声的维克托连忙板下脸,站直身子,打算给尤里打个招呼。

    听到笑声尤里感到神烦,扭头一看发现是维克托,愣了一秒之后把所有怨气全部发到了维克托身上。

    “看什么看!!滚!!”

    维克托:????????????我做错什么了???



#九#

    自上次那件事发生以后,学生们才真正意识到普利赛提老师和尼基福罗夫老师的关系是多么......好。

    除了经常看到普利赛提老师指着尼基福罗夫老师鼻子骂、揪着领带凶神恶煞、把交上去的数学作业移了位害得维克托赔了每位同学一本新的以外,他们的关系蛮好的,其实。

    最令人感到不可思议的是维克托的容忍度,在他们看来就像是被妻子治得服服帖帖的听管,不,被尤里治得服服帖帖的听管。

    所以在看到他们俩一并来上班的时候,十四班的学生便会挤作一堆,靠在墙上,发出“wow——”的声音。

    尽管每次这么做都无一例外地被普利赛提老师用一整节物理课来说教......但是真的忍不住啊!!

    你们身为老师的还是有点自觉好吗!!

#十#

    维克托不满地将起满雾的眼镜取下来,然后继续往嘴里塞拉面。

    “尤里你不吃吗,都要凉了,”维克托衔着一块午餐肉,抬头看见他还聚精会神地盯着笔记本电脑,手指在键盘上面快速敲打。

    “你先吃吧,教案还没弄完。”尤里答应道,目光也没离开过屏幕。

    “回去我帮你弄吧,快把饭给吃了。”维克托把面碗往他面前推了推,佯装要把电源给拔了尤里才只好作罢。

    “你倒是说得轻巧,”尤里低头呼起面条:“哪回不是回去就再也碰不到电脑了。”

    “嘿嘿,”维克托低笑了一声:“但我有帮你做完啊,做正事可不能耽搁。”

    “滚蛋。”尤里早就习惯这个老流氓的脾性了,谁不知道他在上班的时候做完明天的教案以后就顺手帮自己也做了一份。美名其曰“要腾时间回家做欢乐事”。

    “快吃吧,”维克托放下碗,撑着脸看着尤里。

     总觉得在小店里的烟雾把尤里包裹起来更好看了呢。

#十一#

    在亲密结合大汗淋漓之后,尤里脱力地躺在床上,喘着气盯着天花板看。

    “在想什么?”维克托侧过来,吻了吻他的眼角。

    “在想学生,不知道怎么教他们才能懂。”尤里动了动嘴唇,阖上眼睛。

    维克托翻身起来,抓紧尤里的手:“连这个时候都要想学校的事?我会吃醋的!”

    “别闹......”尤里想抽出手,不料他抓得这么紧。

    “尤里,你这个样子我会让你请一天假哦——”维克托认真地看着他的眼睛,又用手扶上他的腰。

    “你干嘛,明天还要上班!”

    “都跟你说了我会让你请一天假的。”

    “......等等啊喂?!喂喂刚刚不是才......唔!”




这不是去幼儿园的车(推眼镜)
写了后续,没想到吧,哈!
快点夸我高产!!

评论(6)

热度(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