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_

深 夜 靈 感

【白露】长命百岁

CP:伊万·布拉金斯基X娜塔莎·阿尔洛夫斯卡娅(俄/罗/斯X白/俄/罗/斯)
非国设,背景为苏德战争时期。

18第一弹,庆祝1.7圣诞产物。产了一篇白露,没想到吧.jpg

——————————长命百岁——————————

        “......哥哥,”

         娜塔莎阖上眼睛,搂住他的脖子。

        “......娜塔。”伊万将枪托放在地上,左手牵着军绿色的枪带,右手轻轻按住娜塔莎的后脑勺。

        “不可以再待一会儿吗......?”她将整张脸都埋进伊万的围巾里,声音颤抖着抱紧他。

        小雨一直不停地在飘落,原本就阴霾的天空更看不清颜色。

        伊万留恋地将手指穿进娜塔莎金色的发丝间,隔着手套,感觉不到像无数个下午抚摸过的柔顺。

        他们都听见了,远方的,在低沉的雷鸣下也没被掩盖的,街角传来的号角声。

        “我必须得走了,”伊万将她扶起来,含笑看着她的眼睛,“乖乖留在家里就好,等我回来。”

        天的尽头闪起一道灼眼的光,照亮厚重的云层,随之爆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雷鸣。

        “雨要下大了,快回去吧。”伊万商量似的摸了摸她的脸颊,拭去娜塔莎因待在小雨里睫毛上凝着的水珠。

        娜塔莎蓦地松开紧抓住他围巾的手,深深看进他眼睛里。伊万的眼睛此时非常明亮,这是第二次。娜塔莎想。哥哥的眼睛总是装着月光一样的温柔,看一眼便会沉沦。深紫色的眸子就像深邃的星空,笑起来眼里的浮光便会散开。

        参军,这是他一直以来的愿望,从小到大从来从没有改变过。她被伊万带回家的那一天,正巧是红场阅兵的时候。小小的伊万牵着小小的她,站在漫天飞舞的冰雪中,看眼前排列整齐依次走过的军队。那是苏联的军队。所有年轻力壮的小伙子穿着马靴,没有配乐,没有鼓点,仅仅是嘴里高声唱着喀秋莎,鞋底坚定又整齐地砸在地上。

        娜塔莎歪着头看这个刚刚成为自己哥哥的人,他的目光直直盯着一个又一个经过的方阵,像要把每个军人的脸刻进心里似的。伊万感受到了女孩的目光,什么也没说,用力地捏了捏她的掌心。他的眼里像天使一样发着光。

        那时是第一次看见伊万的眼里有了一种名为信念的神采。他的眼睛一直是温柔的,但像这么坚决却不怎么常见。看见那蓬勃的热情快从他胸膛里溢出来,娜塔莎才真正感受到了他真正流着战士的血,他生来就是就算让血流光残骨遗骸也会站立着不肯投降的战士。

        “万事小心,哥哥。”姑娘埋下头,又缓缓抬起来,对着伊万绽放了一个在灰暗环境中格格不入的笑容。

        又是一声惊雷,豆大的雨点密密麻麻地落下来,敲在周围废弃的钢铁上,噼噼啪啪地直作响。

        伊万嘴角一撇,控制不住情绪地捧起娜塔莎的脸,用力地贴上她的唇。

        枪支“啪嗒”一声倒在地上,溅起一小朵水花。枪带立马被水浸湿,灰绿从边缘开始朝内漫延。

        那不能算是一个深吻,娜塔莎轻轻挪开脸,朝后退了一步,背过身去。

        伊万捡起枪,定定地看了一会儿,最后开口:“娜塔,一定要等我回来。”

        “我会凯旋的。”

        “......”她嗫嚅了句什么,却淹没在雷鸣和不断的雨声中。

        伊万咬了咬牙,快步朝街道跑去,自己不回头看背过身去的妹妹。

        娜塔莎张开嘴呼吸,仿佛就快被溺死在大雨中。喉咙里黏乎乎的,想说话又说不出来。她在小水洼里看见自己的倒影,身形刚定便又被雨水拍散。

        “长命百岁,”她只想起来这一个词,也不管贴不贴切,想起来后急忙转过身,愣了好一会儿,待回过神来,朝着那张飘扬在建筑物顶端的镰刀锤子旗呐呐道:

        “祝你长命百岁,”

        “祝我百岁,”

        “祝苏维埃也,长命百岁。”







——————————

        人们都知道娜塔莎·阿尔洛夫斯卡娅是位出众的少将。人们也都知道她总是冲到前线,是巷战里伏击过无数德军人头的杀人机器。人们还知道,她在战后从不会掉泪,只会用手指摩挲真正被鲜血染红的国旗,庄严而又神圣地唱响国歌。

        人们不知道伊万·布拉金斯基是一个团里最勇猛的战士。人们也不知道他在可以逃脱的情况下返回小巷解救弹尽的战友。人们更不知道,他倒在血泊里,想起还在家里等他回去的妹妹,笑着一遍又一遍地低低唱着喀秋莎。







Пусть он вспомнит девушку простую,

驻守边疆年轻的战士,

Пусть услышит, как она поёт。

心中怀念遥远的姑娘。

Пусть он землю бережёт родную。

勇敢战斗怀念祖国,

А любовь Катюша сбережёт。

喀秋莎爱情永远属于他。


end.

——————————长命百岁——————————

评论(4)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