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_

深 夜 靈 感

【维尤】a poisoned chalice.#金杯毒酒#

试阅部分:





         在喝酒以后吹吹凉风是最令人神往的事了。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先生漫步在街旁,皮鞋有节奏地敲击着地面,和着不时驶过的马车轱辘声,在寂静的夜里打着节拍。“咳。”似乎感觉点寒冷,尼基福罗夫先生拢了拢大衣,又将手揣进兜里。

         晚上九点,天空一片漆黑,只能借着微弱的平民人家的烛光看清脚下的路。四周安静得很,除了自己的脚步声,就只有远方不时传来的犬吠。

         不一会儿,维克托警觉起来。身后突然出现一阵故意放轻了脚步声。尽管喝了酒,他的听觉似乎也一样灵敏,那种脚步声,不是有所计划的杀人犯,就是体重极轻的小毛孩。

        果然,象征性加快几步后,衣领突然被人揪住,紧接着脖子上感觉一阵冰凉。

        “不要动。”持刀者压低声音威胁道:“把钱交出来。”

        “哈,”维克托吐了口气:“我没钱。”

        “少说废话,你这衣服上随便抠一颗宝石下来都够了。快点给我,不然就作了你。”

        尼基福罗夫先生感觉压在脖子上的刀被紧了紧。揣在兜里的手磕着硬物的边缘,沉默了一会儿突然勾起嘴角。听这声音,就算刻意压低,不过也只是十六七岁的街头小混混。

        食指用力猛地挑出枪,使其快速反转一圈,抵住背后人的腹部。

        “好啊,那就看看是你的刀快还是我的枪快。”

        维克托很满意地感觉到持刀的手渐渐僵了,随后舒适地深吸一口气,胸腔向外鼓起,又瘪下去,酒气全都溢出到干冷的空气里来。

        僵持了半分钟,身后的声音才弱下来,揪着衣领的手也松了力道。

        “......不要开枪。”

        “嗤。把刀扔掉。”维克托似乎漫不经心地吐出这句话,手上却更用力抵住他的腹部。

        “哐当”一声,小刀落到脚边,弹起一点高度,又跌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音。维克托用脚踩住刀片,抓住对方的手腕,转身的同时扭了半转。

        噢,看体型像小孩子一样啊。维克托笑着将枪口对准他的眉心,对方怔了一怔,缓慢地将另外一只手举过头顶。

        旁边又驶过一辆马车,马蹄的得得声由远及近,马夫手上磨花玻璃灯里的光一闪而过。

        那光在劫匪的脸上一晃,维克托不禁眯了眯眼睛。

        噢......?

       马车一过,光线又暗下来,刚看清的脸又只剩一个模糊的轮廓。

       “哎,算啦。”尼基福罗夫耸了耸肩,松开钳制住对方的手,一踩刀面,小刀便以护手为支点腾空。只手抓过瓷柄,又转头往回走。

       “刀就收下了。做个好梦哦。”维克托随意地摆摆手,声音充满笑意。

       少年恼怒地揉着疼得快骨折的手腕,咬牙盯着喝了酒的醉汉又像几分钟之前那样摇摇晃晃地走路,低声骂了一句。

       该死。







沉迷挖坑,考完就写。

评论(2)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