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_

深 夜 靈 感

【维尤】a poisoned chalice.#金杯毒酒#

chapter one.




——————————


        大厅里仍站着不少人。

        铜台里的旋纹蜡烛偶尔小幅度偏动一下,令阴影在女人裙摆里摇动。头顶挂着镀金铁链缠绕成的水晶球灯。不知是因喝醉了酒或是缺氧,手里捏着一只高脚杯的客人们脸色泛红,竟在九月的莫斯科感到燥热。

        “那么这笔生意......”

        “就这么决定了。”尼基福罗夫先生搂着自己的女伴,朝对方点点杯沿。

        “也许您一次多进几批货,尼基福罗夫先生会给您大折扣呢。”女郎抿嘴笑起来,自然地往维克托怀里靠了靠。

        “呵呵......”目测四十好几的男人发自内心地露出微笑,那嘴角堆积起来的赘肉和狭窄的双眼令人一阵反胃。“那真是托怀特(1)小姐的福,尼基福罗夫先生又该大赚一笔了!”

        “哪里,说笑了。”维克托礼貌性地回以微笑,转身为女伴叉起一块水果。

        “今晚这顿酒都记在我头上。”维克托将银叉递给伊莉莎白,又望向四周的贵族们:“请各位随意享用。”

        事实上侍应生端上来的香槟早就供不应求。除了那些年满四十头顶快秃光的贵族们,他们带来的女眷也对喝酒情有独钟。不过尼基福罗夫先生丝毫没有对要报销这么大一笔开支而感到不快,几句谈完生意以后惬意地陷在落地窗边柔软的沙发里。

        “有些醉了?”伊莉莎白枕在他的臂弯里,声音甜腻得像撒了一碗白糖的蜜。

       “嗯......大概是的。”维克托觉得空气似乎不流通,一股酒精和呕吐物混合的味道在鼻腔里打转。

       “那......”伊莉莎白搅动着放在维克托胸针上的手指:今晚的酒会结束了,也该收手了吧?”

        维克托发出意味不明的低微笑声,握住她的手:“还远远不够呢,我的小伊莱扎。(2)

       “哼,”怀特小姐不满地撇了撇嘴,又因为听见“小伊莱扎”这样的称呼而忍不住一阵欢呼雀跃。当然,雀跃只被她藏在眼睛里,女人的心思可不会让男人发觉。于是她索性拉上眼帘,靠在他的胸膛上。男人的事业她可不爱想,每天想法子打扮出新花样已经够累了。还要陪尼基福罗夫先生出席这样聚会那样酒宴,不得不承认镶有宝石的华丽服饰很诱人,但比起快勒死人的腰封,她还是更喜欢在朦胧夜色里和尼基福罗夫先生坦诚相见的轻松。尽管她也只待在这位先生身旁一周而已,可她深信尼基福罗夫先生对她和其他女人压根儿不一样。况且,就算按照常规几天后离开,自己也能获得一笔不菲的报酬。

        “维恰,”她故意顿了顿:“我的化妆师说......”

        “说什么?”维克托眯起眼睛,打量着整个大厅,金色或者说是橙黄色的光斑迷离起来:“对了,你的钱还够用吗?去化妆室的钱?”

        怀特小姐娇羞地勾起嘴角:“也许您再给我一百英镑的话。”(3)

        维克托挑了挑眉表示默许:“你去问问管家,让他折算一下给你。”

        在伊莉莎白还没出声时,他突然注意到摆放香槟的桌旁的人影。那人的头发大概及肩,穿着侍应生的黑色马甲,正在把桌上的香槟移进托盘,应该正要端去给那边的上客。马甲很突那人的身型,腰部曲线被体现得淋漓尽致。

        “噢,亲爱的维恰,为什么不由你亲自......在今晚......”

        “我已经喝得醉醺醺的了,”维克托抽出垫在她颈下的手臂,准备站起来:“还要陪陪客人,先让管家送你回去吧。”

        “呃,我想......好吧。”伊莉莎白犹豫了一会儿,像在计算什么。又捻着手指将尼基福罗夫先生压得有些凌乱的褶子弄平。

        维克托先站起来,再伸出手为她助了一把力。

        伊莉莎白站起来后高兴地挽住他的手臂:“那我先回去了,你少喝一点。”说罢绽放开一个不露齿的笑容。

        维克托注意到她脸上的脂粉脱落了些许,眼角隐约可见的皱纹随着肌肉的运动扭曲。他略俯下身吻了吻怀特小姐的手背:“路上小心。”

        怀特小姐兴奋地拿起搭在一旁的毛大衣,走向早已侯在一旁的老管家。光听又细又高的鞋跟敲在木地板上的声音就能知道她现在有多愉悦。连夜晚奋力加班都不用,拿着现金就能去装璜华丽的化妆室,换做谁会不高兴呢?

        维克托咳了一声,拉直衣服的下摆,顿了顿过后转向香槟桌。此刻视线在闷热的空气里却异常清晰,他对身旁少了一只聒噪的乌鸦而感到无比满意。一百英镑打发走一个趋炎附势的英国女人,在某种角度上来看也算非常划算。那个女人已经二十二岁,家里的地位也并不算高。她这个时候来俄国无非是想凭着最后一点时间吃吃颜面饭,傍个有钱的男人,挣只要张开腿就能赚的生活费。再过两三年她就会被人看作没人要的老小姐,不过像她这样爱慕虚荣的金贵角色估计宁愿孤独一生也不愿委屈自己嫁给一个低贱的平民。

       算啦。反正几天后就要再见了,跟我又有什么关系呢?





        “嗨,”

        维克托走到桌旁,拿起一杯酒。他扭动手腕摇了摇杯底,液体随着高脚杯的晃动冒着泡。

        那金发的侍应生闻声抬起头,微微侧过脸,掀起眼皮看清来人。

        维克托的手一顿,随即又轻笑了一声。

        “好巧,亲爱的抢劫犯小朋友。”

        少年的脸色明显沉了沉,又换上较冷静的声调:“我们好像并不认识,先生。您与那边的先生们都是尊贵的客人,是上流人士,而我不一样。没有机会让我们认识,先生”

        “可你的小玩具还在我那里呢,”维克托抿了一口酒,“真是一把......手柄雕刻得不错的刀。”

        少年用劲捏住托盘的边缘,指骨开始泛白。过了一会儿白色又渐渐退去,像是在强迫自己放松。“抱歉,先生,我不记得你。”

        “哈,”维克托颔首,“你叫什么名字?”

        侍应生惯有的沉默。

        “普利赛提。”过了一会儿他才开口,说完迅速垂下眼去,盯着发亮的光滑地板。

        尤里·普利赛提的目光闪避得有些突兀,像受惊的宠物。

        维克托适时转移了话题,笑盈盈地看着尤里皱着眉头的样子。

        “那你喝过酒吗?像是伏特加......朗姆......香槟之类的?”

        “......没有,先生。”

        “也没有什么替代品?什么都没有?”

        尤里抬起头,回答道:

        “如果劣质白葡萄汽酒能算的话,有。”

        这下尼基福罗夫先生是真的被逗笑了:

        “啊哈,劣质白葡萄汽酒。Sparkling white wine is the poor man's champagne.(4),是这样说的吧,普利赛提先生?”

        尤里厌恶地锁起眉,碍于礼节还是点了点头。

        “抱歉抱歉,我丝毫没有冒犯的意思。”维克托将酒杯放在一旁,抬了抬下巴:“不尝一杯?好不容易托人从法国运来的香槟?”

        尤里觉得这个人简直是疯了。他被自己抢劫就在一周前,不但没有当场开枪毙了我,现在还叫我尝一杯珍贵的法国香槟?

        “你看起来很小,”维克托试探性地问道:“我猜大概十六七岁?”

        “尼基福罗夫先生。我想在这里猜测我的年龄是非常不礼貌的。”尤里索性放下托盘瞪着他。

        维克托耸了耸肩:“你看,你这不是认识我吗?之前怎么骗我?”

        尤里不知如何是答,恼怒的情绪一下冲上脑门。本想冲上去给他肚子一拳,一想到那天晚上被完全制服的屈辱又忿忿地咬了咬牙。

        维克托“哈哈”地笑了两声,补充道:“普利赛提先生,我说过了,今晚这顿饭我来埋单。现在我诚挚邀请身为侍应生的你也来喝上几杯。我真佩服你的毅力,一个成年的俄国人,竟然忍得住美酒的诱惑。”他加重了成年两个字,饶有兴致地观察尤里的反应。

        尤里将手浅浅插入兜里,几步跨到维克托面前,毫不畏惧地直视他的眼睛:“刀,什么时候还我?”

        维克托咧了咧嘴:“你是觉得抢劫我,危及我性命之后,什么也不做,就把凶器要回去很理所应当吗?”

        尤里咽了口唾沫。眼前这个男人被黄光包裹,明明在笑,却莫名给人一种压迫感。

        “那你要我做什么?一/夜/情?”尤里说出这话连自己都觉得好笑。

        “你想要一/夜/情吗?尼基福罗夫先生?以一个成年人的方式解决问题?哈?”

        意料之外的是尼基福罗夫先生并没有生气,相反的是以认真的语气回答:

        “和我吗?你就这么确定我有特殊癖好?”

        尤里的唇角慢慢拉开,挑起一边的眉毛,甚至伸手替他牵正领口歪斜的蝴蝶结。

        换谁待在这一小团散发的荷尔蒙旁边都会受不了,况且他还是个金发碧眼雌雄莫辨的小美人。

        “我可从来没喝过正宗的酒,尼基福罗夫先生。如果您执意要教我喝酒,我觉得今晚是个不错的时间。”

        见鬼,到底在说些什么啊。尤里懊恼地蜷起手指,面部表情却维持不变。见鬼,真是活见鬼,什么时候才改得掉嘴上逞能的坏习惯,他可是什么事都干得出来的十足恶棍。现在逃还来得及吧?

        尤里移动脚掌往后退了半步,正想转身狂奔,不料被人禁锢住了手腕。

        “现在就要逃?”





————————
注释:

1.伊莉莎白·怀特,英国人,维克托的女伴。

2.伊莱扎是伊莉莎白的昵称,莉齐也是。

3.这里是伊莉莎白称呼钱币的习惯,她从英到俄只待了两年。

4. Sparkling white wine is the poor man's champagne.白葡萄汽酒是穷人的香槟。





——————————

以上承接试阅部分。

标题名=a poisoned chalice.#金杯毒酒#试阅部分

链接=http://achuoya.lofter.com/post/1e8f90a4_1213ca1b


评论(17)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