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_

深 夜 靈 感

【周黄】所以说重庆火锅到底做错了什么

🐧纯情写手小99🐤:

一个恶搞脑洞,笑笑就好(。喻总的CP是谁我也不知道,别问我(


重庆火锅


作为一个经常要跑遍大江南北比赛的人,孙翔对于各个地方的美食还算颇有些了解。前几天他一朋友说,S市开了家特正宗的重庆火锅,孙翔听了却不以为然,开玩笑,他大S市可是连重庆大排面都能做成甜的的地方,怎么可能真的还原重庆火锅那重口味。但由于他朋友坚持表示这家绝对正宗并且邀请他去品尝,于是,孙翔抱着将信将疑的心态,跟朋友去吃了一顿,然后——



“不行,我要去厕所了。”孙翔刚从场上下来没坐上一会儿便开始擦汗,团队赛已经打完,其实他们这些人也都没什么事了,只是一会儿还有个记者会,孙翔感觉自己实在是坐不住等不到那时候了,便冲江波涛道,“副队,我先去厕所,一会儿记者会要是没赶上你帮我说下就说身体不适——我尽量过来。”


江波涛看了眼孙翔,知道从今儿大早开始,这人就一直跑厕所,他点点头:“去吧。”


话音落下,孙翔便一溜烟的直奔后头的厕所去了。


蹲坑这件事吧,有几个条件,手机是必备的,不然可能会导致便秘。


另外,蹲坑时环境最好是安静的,外头别有人,更别来人聊天,不然想拉都不好意思拉。


所幸会场后头的厕所没什么外人进来,基本都是些选手工作人员用,这会儿又快要记者会,厕所里除了孙翔,也没别人。


孙翔找了个中间的隔间,关门,蹲坑。


他拿出手机刚打开微博打算刷刷,然而没等他前序工作完成——门外响起阵脚步声。


孙翔警觉的抬头,眨眨眼,试图分析出外头来了个何许人也。


他先是听到一阵衣物摩挲的声,接着就是水声,持续时间不长,孙翔想了想,还行,等这人走了他再继续。


然而过了几秒钟,他听那人打开水龙头洗了个手,却没听到脚步声。


孙翔皱起眉,难道还没走?


“喂,”厕所里忽然响起有些熟悉的声音,“嗯,比赛结束了,我是明早的飞机。”


过了一会儿,那人轻声笑起来:“不回G市难不成还去你那?你这大忙人有时间招呼我,这会儿跟我打个电话都是百忙之中抽出来的时间吧?”


孙翔:……


打电话。


为什么会有人类喜欢在厕所打电话。


孙翔扶额,腹部一阵针刺般的疼痛让他不住冷汗直冒,他心里催促着这人赶紧说完电话走人好让他可以专心蹲坑,但是——外头那人却还是一如往常的淡定,从容的讲着电话:“过几天吧,这阵子训练安排有些紧,我看什么时候得空往你那一趟,正好我妹还跟我说想吃上回你给带的那糕点了。”


那人不知听到了什么,低声笑了笑。


“行啊,你下回过来带点我尝尝,之前那个我觉得还挺好吃的。”


WTF……为什么要在厕所里讨论出吃的???


孙翔感觉自己腹部仿佛一团火在烧,阵阵火气直往上冒。这人声音听着实在是耳熟极了,语气也好像似曾相识,但这会儿孙翔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到了下半身某个不可言说的部位,声音识别力直接down到底,他现在就想外头那人赶紧出去,不然一会儿要是自己憋不住——发出什么声音这他妈就很尴尬了。


可外头那人却像是脚底生了根似的,站在厕所洗手台那就不打算走。


“不知道啊,前阵我还听肖队说他们上回去水上乐园好些项目在检修,你要是回头什么时候来我就先去问问什么情况,免得浪费时间。”


“说实话,我都还没去过,”那人说,“对了,你说你上回来S市吃的那家重庆火锅在哪?发个定位给我吧。”


孙翔:…………………………


这人可真会哪壶不开提哪壶。


而且说真的,到底为什么有人会喜欢在厕所里讨论吃的!??


为什么!!!


孙翔捂脸,肚子发出串咕噜咕噜的叫声。


“口味是挺重,但偶尔也可以吃一点。”那人笑笑说,“主要是少天想吃,今天中午他还拉着周队去找来着但没找到,听说他俩凑合着吃了一家,不怎么好吃,还不辣。”


孙翔浑身一激灵,在憋到神思恍惚的间隙捕捉到了两个名字。


少天???


周队???


这人说的莫不是黄少天和他们队长!?


孙翔再次警觉.jpg


“少天啊听到什么吃的就想去吃,大家又各有各的事,他也就只能拉着周队去了。”那人笑着说,“周队还不是随他喜欢,别说是重庆火锅了,上回他俩去C市周队不是连臭豆腐都吃了吗。”


孙翔:………………


为什么黄少天想吃重庆火锅会拉着周队去吃?


而且周队为什么会随他喜欢???


还有臭豆腐!


孙翔总感觉记忆中好像某个片段里出现过这个东西。


他捂着肚子满头冷汗的思索着,在记忆的海洋里——找到了一条朋友圈。


过年那会儿周泽楷的确发过一条吃臭豆腐的照片,还陪着委屈的黄豆豆表情,配字是。


“好臭。”


孙翔当时还发了串哈哈哈哈哈哈哈问周泽楷,为什么要想不开。


周泽楷回了句:没办法。


孙翔:为什么没办法?你被臭豆腐摊摊主给讹上了吗?!


周泽楷没有回复他。


这么说,当时那碗臭豆腐,是黄少天逼周队吃的?


孙翔惊了,不对啊,他俩什么时候这么熟了?



孙翔来轮回也就一年左右,这一年里周泽楷给他的感观就是个单身死宅——好吧,别说恋爱了,就连平时出门社交次数,周泽楷都属于战队排在倒数的,压根没觉得这人跟联盟里谁比较熟。更别说那千里之外的黄少天——就更搭不着边了呀。


然而这人说的,好像周泽楷跟黄少天很熟很熟似的。


都能一起出门旅游,然后还一起吃重庆火锅和臭豆腐了。


说到重庆火锅,腹部的绞痛再次占据了孙翔的意识。


“对,地址是给少天的,他会在这边多留一天,”那人笑了起来道,“对,我也挺心疼周队的肠胃的。”


“谈恋爱不就这样,”那人说,“现在是不是觉得我对你很好了,带你去吃的都是虾饺流沙包。要不回头我也学少天一回,带你去吃个变态辣?”


孙翔隔着厕所门都感觉下半身那不可言说的部位开始隐隐作痛。


“好了,我不跟你说了,记者会就要开始了,我还得过去,少天请假不参加,我就更加不能缺席了。”


说着,孙翔听到那串脚步声渐渐往外——总算是走了。


人走了,但这人一个电话给他留下的信息量却是巨大无比,孙翔一边要忍着不干出噗噗噗这么有失形象的事,还要思索着刚才这人说的话。


听了这些话,用脚指头猜也猜得出来这人就是喻文州,然而一旦确定身份,这人说的话就更耐人寻味了。


照这人的意思看来,黄少天跟他们周队是恋人关系?


而且已经进展到了可以一起吃重庆火锅和臭豆腐的恋人关系。


在孙翔看来,这两样东西就跟螺狮粉一样,无疑是具有里程碑意义的。能够一起吃这个,能为对方吃下这个,这就已经不止是普通情侣了啊。


可是周队和黄少天,这个组合不会太怪诞了吗???


这不就是个要么闷死要么烦死的组合吗?这两个人真的大胶布?


假的吧,说的这有鼻子有眼的,但完全经不起推敲啊!


孙翔看了眼自己的手机,打开微信点开江波涛的对话框。


他思索着自己应该用什么语气跟对方询问这件事,毕竟他还是头一回跟人聊这种八卦。


他在对话框上打了一行字,又觉得羞耻的删掉,然后又打上去“副队,周队最近是不是恋爱了”


不行不行。


孙翔抓抓脑袋删了这行字,这也太八卦了。


他就这么蹲着想了好一会儿,连自己是来上厕所这件事都给忘了,就在他终于找到了一个合适点的说法,纠结的敲上这行字之后——


厕所外面,又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记者会这种东西到底是谁发明出来的,又臭又长——还好今天有先见之明跟队长请了假,不然还得在那傻坐半小时。”一个清朗的声音道,“你就这么溜出来真的没问题?”


另一个孙翔非常熟悉的声音笑着道:“我跟队员说了的。”


那个清朗的声音随即笑了起来,像一串风铃:“啧啧啧,你这队长当的,算不算以权谋私了?”


那人只笑,没说话。


隔间里的孙翔:………………


几秒钟后,孙翔听到自己旁边那间的门开了,然后这俩一前一后的,进了同一个隔间。


与此同时,孙翔感觉自己的肚子,又疼了起来——而且反应比之前更加强烈!


孙翔寻思着要不自己换个厕所——可现在如果动作,隔壁那俩肯定也会发现这厕所是有人的,到时候岂不是很尴尬。


可是继续这么蹲着吧,孙翔是真要到忍不住噗噗噗的边缘了,他再次擦掉额前的汗水,捂着肚子咬牙坚忍。


然而——


等等。


孙翔突然回过神来,这俩为什么要进同一个隔间?


他短暂的晃神后,就听到自己右侧那薄弱的木隔板一声闷响,接着,他就听那个声音清朗的男人埋怨的哼了句什么。


然后就是衣料摩挲声,以及逐渐粗重的呼吸。


孙翔:……………………………………


桥豆麻袋,为什么这世上除了有人喜欢在厕所里聊吃的还会有人喜欢在厕所里干那事!


声音清朗的男人说:“你说你怎么就不能忍到酒店了?唔……”


孙翔简直想高声附议:就是!为什么不去酒店开房!


那个熟悉的声音含糊道:“想你。”


孙翔:……噫。


声音清朗的男人笑了笑:“……我也想。”


熟悉声音:“想什么?”


清朗声音:“想你啊,超想你的刚才比赛的时候就想跟你搭话,你都不看我,刷那么多文字泡你都不回一个。”


熟悉声音:“你再说一次。”


清朗声音:“说什么?跟你复述一遍文字泡吗?”


熟悉的声音无奈的笑笑,继而低声道:“说你想我。”


清朗声音跟孙翔的画外音同时“哎哟”了一下。


那清朗声音开口道:“唔,周先森。”


“嗯?”


“鹅猴挂住雷啊。”


熟悉声音轻笑起来,然后隔壁发出了类似吃饭吧唧嘴的杂音。


好了,问题来了,这两个人出来打扰他拉就算了,还喂他满嘴狗粮是几个意思?


孙翔认真的思考起一个问题,这个时候如果他没有忍住,真的噗噗噗了,到底是隔壁的人比较尴尬还是他比较尴尬。


另外就是,他们队长真是,


知人知面不知心。


孙翔大概是经历了太大的冲击,眼下竟然蜜汁淡定了起来,认真的思索起认识周泽楷这几年来这人表露出来的蛛丝马迹,其实跟黄少天谈恋爱这些都不算什么,真正可怕的是,周泽楷居然是个这么会说情话的男人,这跟平时看到的那个队长形象严重不符啊。


隔壁的响动越来越大,黄少天也低声哼哼起来,那声音,虽然孙翔没看过相关学习资料,但也知道这声音是个什么意思。孙翔想,也好,等他俩办完事儿,他也就能清净的蹲坑了,接下来,谁都别想打扰他。


过了一会儿,黄少天说:“你带TT了吗,差不多了,可以进来了。”


孙翔:什么?这么久过去你们俩还只是在前序工作???


捂住肚子难以置信.jpg


周泽楷:“带了。”他说,“等等。”


孙翔:什么今天不是比赛日吗周队你为什么会随身携带这种东西啊周队???


黄少天:“我来帮你戴吧,怎么还是超薄的,啧,你这个大小戴这款真的很危险啊……”


周泽楷:“之前的,没用完。”


黄少天语重心长的说:“这玩意会过期的,这个要换了,不然万一破了怎么办。”


孙翔实在忍不住:说得好像破了会怀孕一样!


黄少天:“虽然我不会怀孕,但清理起来好麻烦。”


孙翔捂嘴,差点以为自己一不小心把画外音说了出来。


周泽楷:“好。”


过了一会儿。


“啊……太大了。”


“好紧。”


隔壁的孙翔:好累。


十分钟过去。


“啊……唔……”


“……”


二十分钟过去。


孙翔提起裤子站在了隔间里。


“唔,我不行了……周……”


“少天……”


三十分钟过去。


“呜……腿都软了,你你,怎么还没好……”


“它喜欢你。”


孙翔一脸“这么过分一定要发朋友圈.jpg”的表情做了个口型。


“禽兽啊!”


隔壁在长达三十多分钟的时间里持续发出了轰隆隆叮铃哐啷顺便时不时还匡叽匡叽的声音——终于在两人喘息不能更急促时,进入了难得的平静。


这边的孙翔已经没什么可说,只是默默给周泽楷的备注打上了行字


“很能干的队长”


当晚,虽然几经波折,孙翔终于在送走周泽楷和黄少天后,如愿以偿的享受了把独自蹲坑的惬意时光,从厕所出来时,正好碰上了打算乘车回酒店的蓝雨众人。


孙翔没好意思跟黄少天打招呼,总感觉气氛有点微妙,虽然对方完全不知道自己听了个现场。


就在他准备开溜的时候,卢瀚文看着黄少天的背影奇怪道:“为什么感觉黄少走路的姿势有点奇怪?”


孙翔瞪大眼,心说蓝雨这小朋友也太睿智了吧观察力可以说是非常出众啊!


旁边的喻文州看了眼,淡淡道:“他中午吃了重庆火锅。”


孙翔:………………???


卢瀚文顿时理解了:“啊,原来是这样啊!”


孙翔:……。


END

评论

热度(10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