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_

深 夜 靈 感

【维尤】白「しろ」

还差一篇了,耶。

等下一篇搞完了就做个短篇集👌

———————————————





“你在想什么?”

尤里合上书,打了个哈欠。

“嗯?”

维克托从神游里被唤回来,轻轻晃了晃头定下思绪。

下午三点的柔和阳光照进屋里,将所有处在亮处的物体镀上一层膜。墙上没有贴壁纸,照尤里的“一切从简”原则,整个家都是以白色为主调的简约风。床头摆着正在幽幽发光的夜光月亮灯,是为给书本增加一点亮度。

满眼的白,家具也是,枕头也是,被褥也是。倒是让人感觉很清爽,很干净,很想入眠。

尤里午休自然醒以后坐起来看书,直到维克托也醒来,靠在床头发呆时,他又一次感到困倦。但尤里没有躺下,只是摘下眼镜,将书放在一边,和维克托一齐静静地坐着,放空大脑发呆。

“我在想以前,”维克托说,“我是指住在老房子里的那段时间。”

“噢,”尤里微微点了点头,“那里......挺好的。”

“是啊,现在想起来也还不错。”维克托自顾自地说了:“只是剥落的墙漆和暗黄的灯光和现在习惯的大不相符罢了。”

老房子是尤里妈妈留下的。她是个成功的女人,但婚姻并不顺利。生下尤里过后没几年就因丈夫成日酗酒和他离了婚,为了事业自己走掉了,留下小尤里和父亲。尤里因为滑冰天赋被国家队挖去的时候,爷爷刚好生了病,住了好一阵院。队里看他住在宿舍里魂不守舍的,于是便派维克托去陪他住在他母亲的旧宿。

为省下请修理工和购置新家电的钱,家里的电器坏了,通常都是维克托去摆弄。照着修理指南上写的,这里敲敲,那里补补,多做几次就熟练掌握了技巧。

“维克托,TV坏了。”尤里说。

于是维克托就放下手里的事,撬开电视机的后盖,看看是不是哪根线接触不良。黑掉的屏幕经他一阵捣鼓,“啪啪”闪了一下花,新闻台里女主持的脸又出现在屏幕上。

“唔......谢谢。”尤里喜欢窝在沙发一角,抱着靠枕打量维克托忙来忙去修理东西。

维克托还没来得及冲这小孩笑,头顶的灯倏地灭了。

电视还亮着,不时突现雪花,声音也是断断续续的,混杂着电波的滋滋声。

“灯泡短路了。”维克托略惋惜地撇嘴。

“家里有备用灯泡。”尤里从沙发上挪下来,趿着拖鞋哒哒跑进厨房的杂物角。


“黄色的。”维克托咂了咂嘴,“夕阳,还有旧灯泡。”

“还有蛛网。”尤里侧倒了一点,靠在他的肩头上。

“哈哈,那算什么,蛛网是黄色的?”

“唔......刚刚看书看到了。”

“也没错啦,还有蛛网,被光照着也是黄色。”

“嗯......”尤里含糊地应着,把眼睛阂上了。


维克托怕起身会弄醒他,于是放任那盏夜灯在明亮的房间里继续亮着。



夜光月亮灯幽幽地发着浅白色的光。


———————————————

End.




我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反正就写出来了...

评论(1)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