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_

深 夜 靈 感

维克托的花儿(下)

我觉得我快被甜死了qvq

各种意义上的万花修炼中:

8
长谷津的街头,人群来来往往,和以往每一个普通的日子一样嘈杂喧闹。维克托步履轻快地走过十字路口,却在一个转弯之后迎面遇上了一个看上去一点也不普通的人。
“维克托,”拉着行李箱的金发少年仰头看着正拎着速写本在马路上闲逛的男人,声音不大,却清晰地传入了离他只有一步之遥的男人耳中,“我找了你好久。”
维克托仔细地看了他一会儿,印象中自己从未见过这个少年,却莫名有种去揉一揉他的头发的冲动。他之前只惊叹于书本中“似曾相识”“一见如故”的桥段,此时故事发生在自己身上,那种熨帖感却从心底蔓延到浑身上下,他不由得弯了眼睛,认真地与少年对视着。
“那你现在找到我了,有什么事吗?”
“我没有地方住。”
维克托空着的那只手伸进他兜帽里揉了把他的头发,顺手接过他的行李:“那就走吧。”
少年翻了个白眼,跟上他的步子:“我是尤里,尤里·普利赛提。”
维克托觉得自己是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却又感觉无比熟悉,好像它曾无数次出现在自己梦里。转瞬即逝的画面在脑海中掠过,维克托蹙起眉毛,下意识摩挲了一下手中的速写本。
“你是维克托·尼基福罗夫——”
“这我知道。”
“——是我师兄。”
维克托猛地刹住脚步,他终于抓住了那些一闪而过的画面,遗失的记忆一瞬间全部涌了出来。
“小师弟?!”
尤里一脸鄙视:“终于想起来了?你可真笨。”
维克托瞪大了眼睛,满心全是梦境成真的难以置信,联系各种细节却又觉得一切都合乎情理。他半天没能说出一句话来,却默默地把速写本塞给了尤里,用空出来的手牵住了尤里的手。
两人静静地走在暮春暖意盎然的街道上。两手相握,尤里发现维克托其实是有些紧张的,他的手心微微汗湿。“雅科夫肯定是什么都知道了,他同意你来找我?”维克托突然出声。
“这还用问吗,他当然不同意了。”尤里嗤笑一声。
“但他不同意又有什么用呢?”维克托也笑了起来,自然地给他接上了下半句。

维克托跟尤里讲起他在日本收的一个学生。
“和我学同一个专业的,本来和我年龄差不多,却硬要拜我为师。”
“等下你就可以见到他啦。”
“…叫胜生勇利。”
“哈?Yuri?”尤里停下脚步不肯走了。
“怎么了?”
“我不要有两个Yuri。”
“诶…那可怎么办呐,都已经做了我两年学生,用姓氏称呼好像太冷淡了呢~尤里给我想个办法嘛!”
“…我才不管你!”

9
尤里见到了胜生勇利,一个有些腼腆的日本青年。
“你好,我是胜生勇利,现在是维克托的学生。”
“尤里·普利赛提。”尤里心里很不爽,但看在维克托的份上只是臭着一张脸。
两人相对而坐,陷入了一片尴尬的静默,勇利想着要不要说些什么来活跃气氛,但是尤里并没有看他,而是正盯着墙角里的一盆花出神。
“尤里——尤里过来一下!”
无言的两人听言同时扭过头去,维克托正在收拾尤里的行李,看到两双眼睛盯着他一时没反应过来。“啊…我是说,我的小尤里。”维克托用抱小孩子的姿势把箱子里的一盆植物抱在怀里,冲尤里挤了挤眼睛。
不明真相的勇利吃惊地来回看着两人,好似懂了什么似的“唔”了一声,神情古怪有些窘迫地走开了:“我突然想起我还有点事…”
尤里耳朵有些红了,溜达过去给了维克托一手肘。
“嗷——我的腰!尤里你要谋杀师兄了吗!”
尤里冷哼一声,走到箱子旁边蹲下扒拉东西,没看到背后维克托灿烂得闪眼的笑容,不然估计还得给他来一下。
“你小时候那么乖,都不动弹,现在怎么变得这么凶,唉。”维克托故作惆怅地跟他并排蹲下。
那是因为我不能动,我要是能动早就揍你了,尤里心道,阴森森地瞪了他一眼,“你还敢提,你叫我师妹的事我还没忘呢。”
维克托:“……”

10
为了满足从来没在外面玩过的尤里,维克托带着他去外面浪了几天。一路上维克托举着相机咔嚓咔嚓的时候尤里还有点得意,觉得他颇为上道。直到晚上回到旅馆里,尤里闲下来看照片,才发现自己真是傻了才对维克托这么放心。他看着嘴边糊了一圈冰淇淋的自己、趴在植物园的玻璃上压扁了脸的自己、一脸嫌弃地坐旋转木马的自己……眼看着尤里濒临炸毛边缘,维克托迅速往他嘴里塞了枚和果子。尤里不满地嚼吧嚼吧,接着翻照片。“这张还勉强差不多…”尤里指着的是一张在动物园托别人帮他俩拍下的合照,他穿着一身老虎装,张牙舞爪地被维克托搂着脖子。维克托凑过来跟他一起看,又顺手揉了把尤里的金毛。

尤里提出要回俄罗斯,是在某天泡完温泉之后,两个人都热腾腾地窝在旅馆的床上。
尤里嫌热一脚蹬开被子,蹭着枕头,打了个哈欠:“维克托,我想回家了…”
维克托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机票已经订了吗?”
尤里点点头。“你什么时候回去?”尤里的脑袋被热水蒸得有点晕乎,顺带着一下子就把之前别别扭扭没问出口的疑惑一起问了出来,“你和…呃…那个勇利,到底怎么回事?”
“再过半年吧,我现在作为勇利的老师还没到期呢…之前我刚到日本就把护照弄丢了,又迷了路找不到大使馆,幸好勇利帮了我的忙,作为交换我就答应教他三年。今年冬天我就回去。”
“那我等着你,你快点喔。”尤里闭上眼睛,之前他和维克托泡温泉的时候闹腾得累了,很快呼吸就变得平缓而悠长。
维克托叹了口气,走到他床边扯过一角被子给他盖上肚皮,觉得自己自从认识了尤里就一直没摆脱保姆的身份。

“你要听雅科夫的话,不要生病了,不要到处乱跑……”
“维克托,你好啰嗦,像老头子一样了。”
“胡说,老头子哪有我这么帅?!”
“反正你迟早得跟老头子一样秃。”
维克托扬起手在尤里头上不轻不重敲了一下:“你还敢咒我…!”
机场提醒登机的广播响了起来,尤里和维克托同时扭头看向对方,恰好对上了视线。尤里看着维克托马上要笑出来的样子,有些恼火。
“好了好了,该走了,尤里你…不表示点什么吗?”维克托弯下腰,专注地盯着尤里。
尤里觉周围突然变得热了起来,他装作没有感觉到越来越暧昧的氛围,闭上眼睛踮着脚尖啪唧在维克托脸上亲了一口,拖着箱子便跑走了。
维克托终于忍不住笑了起来,看着人影消失,划开手机戳戳屏幕上少年的老虎耳朵。

11
“维克托,你回去之后一定要把持住啊,我查了俄罗斯的法律,三年起步。”勇利忧心忡忡。
“……你想得真长远啊,谢谢你。”维克托沉默良久,艰难地说。
勇利摆了摆手:“不用谢,我们不仅是师生,还是朋友啊。”
“对了,我回去之后,会借你用一下,你如果打喷嚏了不要介意哦。”
勇利没听明白,一脸懵逼地还想追问,维克托已经往登机口走过去了,背对着他挥了挥手。

圣彼得堡是个大晴天,维克托回来的时候尤里正在犯懒,保持着花的形态晒太阳。
维克托先跟雅科夫来了个久别重逢的拥抱,然后两人便坐在沙发上开始交谈,尤里打了个哈欠,有一句没一句地听着他们说话。
突然他抖了一下叶片。他看到维克托从背包里取出速写本,翻到某一页,有些骄傲地跟雅科夫介绍起了上面画着的青年。
“我也有学生了哦,雅科夫。”
“…他给了我一些灵感…”
尤里扭过身子,连一片叶子也不肯往那边探了,可是说话声还是能传过来。
“刚好和我同一个专业…人也超可爱的。”
“…很有潜力。”
维克托还在滔滔不绝,突然一道光闪过,紧接着便是卧室门被重重甩上的声音和落锁的咔嗒声。
雅科夫无语地看着维克托:“行了行了,快去哄你师弟吧。”
维克托和雅科夫用只有师生二人才懂的老流氓语言挤眉弄眼一番,去书房翻出了卧室钥匙。
“我进来喽。”维克托推开门,看到的是正坐在床边抱着膝盖低着头的少年。
“我都回来了,尤里怎么还生气?”
尤里一言不发。
维克托轻轻松松地就把尤里整个抱在了怀里,把下巴搁到他的肩膀上,语气十分肯定:“尤里是喜欢我吧。”
尤里感觉自己的心脏跳动骤然加快,耳朵嗡嗡作响,他下意识地想要挣扎,但两人力量悬殊,他可不想像个闹脾气的小孩子一样,只好自暴自弃地在他怀里安静地待了一会儿,一等到维克托稍稍松了力气,就推开他的胳膊钻了出来,一个翻身躺到床上,还顺便蹬了维克托一脚,把被子拽过头顶,侧着身子背对着维克托。
“尤里就是喜欢我。”维克托跟着爬到床上去,把尤里往里挤了挤。
“挤死啦——走开!”被子里传出来的声音闷闷的。
“不要,”维克托的语气突然转为低落,可怜巴巴的样子,“…尤里凶我了耶,是不是我想错了,尤里根本不喜欢我。”
尤里犹犹豫豫地扒开被子瞅他,却一眼望进了维克托湛蓝的眼睛,维克托的嘴角噙着笑意,眼里是要溢出来的一整个贝加尔湖的温柔。
“我知道尤里喜欢我。”维克托自信满满,“因为我也喜欢尤里啊。”

12
窗外的阳光透进来,给屋子里所有东西镀上一层金边。多美的颜色啊,就像尤里一样,维克托想。他闭上眼睛,搂在尤里腰间的手臂紧了紧,加深了这个吻。
旁边的桌子上扔着维克托的速写本。他曾经将本子的扉页用胶带纸小心地和封面粘在了一起,把一个秘密的梦藏了起来。尤里很多次翻看过他的本子,却从未发现过画在扉页上的花,和旁边那个笑起来比全世界的阳光还要明媚的男孩。

end

关于我为什么会开这么个脑洞——
生物老师说:“啐!植物要是能从外界吸收有机物,那不就成精了吗?!”
【尤里咽下嘴里的食物:“不要自作多情了,维克托,我努力修炼成人形只不过是因为光合作用太累了!”】

当我写这篇文时我在想些什么——
“冰雪绽放”尤里·普利赛提,“风暴降生”丹妮莉丝·坦格利安。(划去)
我ooc了吗?呜呜呜好怕把他们写崩啊…这儿好像不合逻辑?那儿好像有bug?啊我把时间轴弄乱了!唉算了笔力有限我已经尽力了终于憋完了这几天来回考试真是折腾死我了… @阿戳呀!  @Vinnie 谢谢两个妹子喜欢我么么哒////
ps我才发现维克托两年没用完一个本子不科学…就当他不舍得换吧x

0
尤里早上起来的时候难得见到维克托的房门开着,他找了一圈,才找到一脸凝重蹲在阳台上的维克托。
尤里从背后扑到他身上:“盯着我本体干什么呐?”
维克托伸手托住他的屁股,往上送了送,让他趴得更舒服。“我得赶走觊觎你的蝴蝶啊,你可真能招蜂引蝶,”他的声音竟然有点幽怨,“我的尤里我都还没舍得碰过耶。”

评论

热度(42)

  1. 飘_钟理理 转载了此文字
    我觉得我快被甜死了qv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