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_

深 夜 靈 感

【维尤】双向对白(维克托视角)

食用说明:
※ooc有,但是是小甜饼w

※勇利情感导师注意x雷慎入

※和生er合作了这篇文!之后会更新他写的尤里视角w

※祝你俩情人节快乐!

※最后祝食用愉快!

-----------------------------------------

双向对白

-----------------------------------------


    “所以说,快点老实交代!”米拉坐在我对面,端着咖啡翘着腿,将墨镜架在头上,居高临下地看着我。

    “米拉,女人长时间这么暴躁会老得更快哦。”我慢条斯理地端起面前的拿铁小啜了一口。
   
    “放心,再快也不可能比你秃得快。”米拉用脚尖轻轻点了一下桌腿,示意我赶快往下讲。

    “好吧。”我故作无奈地撇了撇嘴角,将咖啡放在桌上。

    “是一个星期以前的事情。你知道的,一年前我就不是勇利的教练了。这次大奖赛,我作为俄罗斯国家队的前队员兼教练出席。”

    “嗯,”米拉抿了一口咖啡:“这些废话可以少说一点。”

    “尤里在短节目前的状态很不好,他看起来很紧张。我从来不知道尤里这么逞强的孩子会流露出那样的情绪。如果以这种状态去比赛肯定会很不妙,于是我在前一天晚上找他谈了次话。他拉开房门的时候眼眶红红的,我猜应该是才哭过。

    ‘干什么’‘尤里,你听我说,有什么难受的告诉我好吗,我毕竟是你的教......’‘教练?得了吧,日本的炸猪排饭才是你的徒弟’‘你是说......勇利?’‘是啊,胜生勇利,我看他状态也不好,他的房间就在隔壁。’我还没来得及说什么他就立马把房门给关上了。谁知道他这么生气啊,我怕他出什么事,就一直拍他的门不断念叨:‘尤拉奇卡,你不要我啦,你就让我进去吧,尤拉奇卡明明没有生我的气吧,尤拉——’门突然开了,他一把把我拽进去然后嘭地关上门。‘吵死了秃子,你这么大喊大叫是扰民你知道吗!’他气鼓鼓地独自走到沙发旁然后窝在里面。‘尤里——’我走过去坐在他旁边,‘告诉我吧,你怎么了,说不定我还能帮上你什么’‘你别烦我就是最好的帮助了,你知不知道你这个样子就像啰嗦的老头。’‘尤里,’我转过身去猛地抱住他:‘尤里,出什么事了?是我做错了吗......’他没有像预想之中那样推开我,只是软软地瘫在我怀里。”

    “哦?”米拉饶有兴趣地挑了挑眉:“继续。”

    “他的身子很凉,你想,那么冷的天他就穿着一件衬衫,脚也光着。我把他抱起来,塞进被子里。他呆在被子里望着窗外黑漆漆的夜空,过了好一会儿才轻轻开口:‘维克托,你回去吧,我没事了’我担心地看着他,道了晚安之后走出去,把门打开又关上,然后坐在沙发上发呆。”

    “你把门打开又关上干嘛?”米拉好笑地问。

    “让他觉得我已经走了啊,”我很是自豪地回答,端起咖啡喝了一口,又继续说道:

    “我在沙发上呆到半夜两点,然后再蹑手蹑脚地走到他床的旁边。噢,现在我想起来还是很......你能想象吗,台灯暖黄色的光照在他的脸上,勾勒出好看的轮廓。他的金发有些凌乱地散在脸上,活像一个做工精美的瓷娃娃。我伸手帮他理了理头发,忍不住弯下身吻了吻他的额头。帮他掖好被子,把买来的皮罗什基放在餐桌上之后我才回了自己的房间。”

    “呜呼!”米拉小声惊叫起来:“真像恋爱小说里的情节,维克托你行啊!”

    “但是第二天,尤里在短节目上的发挥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差,成绩还看得过去。当然,就算别人不能看出,但我看得出来他不在状态,没有发挥出最高的水平。勇利这次比赛不错,分数比尤里还要高一些。比赛完之后我找到勇利,想跟他谈谈心。”

    “‘勇利——’我喊住了正要去吃饭的他:‘我有点事想跟你谈谈,一起吃饭吗?’我们一起到了日式料理店,我只点了一杯啤酒,看着他吃完之后问:‘你觉得,尤里这次发挥得怎么样?’‘尤里吗......嗯......虽然,虽然我不太确定啦,但是那孩子,怎么看都是感情受挫了吧?不不不肯定不是的他才多大啊......’‘感情受挫?’我挑出了他话里的关键字眼:‘为什么这么说?’’啊......这个嘛......’勇利看起来有些踌躇:‘因为,因为尤里他根本就不像紧张啊,而且只有在恋爱方面困扰才会表现得这么的......反常?’勇利抠了抠自己的头发,过了好一会儿犹豫地开了口:‘其实,维克托,我觉得尤里好像,喜欢你呢。所以应该你去哄哄他就没事了吧......’‘真是长不大的孩子呢,’我有些忍不住不自觉想上扬的嘴角了:‘咳,我是说,可能是这样的吧,真是太感谢勇利你了!今天比赛累了一天了,赶快回酒店休息吧!’我送走了勇利之后在街上逛了会儿,看看有没有什么东西能买回去哄哄还在生气的尤里。”

    “我找了家店买了对戒,藏在特地买来的小泰迪熊的领子里。我回酒店的时候尤里刚洗完澡出来坐在床上刷推特。‘什么事啊’尤里看起来气已经消了,毕竟他都给我开门准我进去了。‘给你的礼物!’我笑着拿出藏在身后的小泰迪熊。他先是一脸嫌弃地看了我一眼,说:‘谁这么大了还玩泰迪熊啊’说罢却还是接过去了。他拿到后手指碰到玩偶领子里的硬物立即察觉到了不对劲,不出一会儿就翻出了那只对戒。‘......什么意思?’他手里捏着戒指茫然地转头看向我。‘你觉得呢,’我很有深意地笑了笑,亮出手上的另一只戒指:‘是一对哦’‘什......’我不等他说完就跪在他的床边,拉起他的手将戒指套进他的无名指。”

    “哇哦——求婚啦?那他什么反应?”米拉急切地问,说着将手里的咖啡放在桌上,打算全身心投入地听我讲。

    “这个不好形容......”我咂了咂嘴,玩弄着左手无名指上光滑发亮的戒指,努力组织着语言想要描述尤里当时的样子:“像个小孩子闹着别扭红了脸,装作很不情愿但是迫不及待地就接受了,这样说清楚吗......?”

    “懂,然后呢?呃,我的意思是,自由滑比赛之后。”米拉先很是理解地点了点头,又马上提问道。

    “比赛完的事你不都知道了吗”
   
    “电视上看到的没有本人说来得真实嘛,哎呀你就说吧。”

    “好吧好吧——我们俄罗斯的妖精优秀的尤拉奇卡当然不负众望最终还是拿到了金牌。我跟着他一起接受了采访,因为他说不想回答媒体那些繁冗复杂的问题,索性带上了我当他的挡箭牌,毕竟我是他名义上的教练不是?”

    “‘请问普利赛提选手再次夺得冠军有什么感想呢?‘

    ‘尤里他拿到冠军自然是可喜可贺,今后他也会继续蝉联冠军的。’

    ‘普利赛提选手这次短节目看起来状态不太好这是怎么回事呢?’

    ‘普利赛提选手跟粉丝们说两句吧!’

    ‘普利赛提选手...!’

    我伸手挡住那些蜂拥而上的记者,护着身后的尤里。

    ‘哎,尼基福罗夫先生,您这只对戒......?’

    ‘是跟普利赛提选手一对的诶!请问两人现在是什么关系呢?仅仅只是教练和学生吗?还是像以前是师兄弟吗?还是......’

    我回头看了看尤里,他低着头却遮挡不了脸上不自然的红晕。他害羞的样子就跟那只喜马拉雅猫一模一样。

    我突然转过身,在记者们让开一点空地之后单膝跪下来,轻轻抬起他的手,在他的手背上留下一个吻:‘尤拉奇卡,嫁给我吧?’”

    “啊!”米拉激动地抿了抿嘴:“所以你们真的要结婚了?什么时候?”

    “就最近吧,”我笑了笑:“放心,肯定请你喝喜酒!”

    “叮”短信通知铃突然响了,我划开手机一看,是尤里的来信。

    “秃子你什么时候回来,我饿了。”

    我慌忙地收拾好包从位置上站起来,叫来服务员结算了钱打算离开。

    “怎么了?不再坐会儿吗?”

    “不了,我得回去给我家宝贝儿做饭了!”

评论(2)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