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_

深 夜 靈 感

【维尤】a poisoned chalice.#金杯毒酒#



chapter five.





尤里用火钳拨了拨柴火,确认纸张的边角也被烧尽。

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大名鼎鼎的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出手阔绰的尼基福罗夫。

是啊,被抢劫的尼基福罗夫。那抢劫犯是哪个不经大脑思考的蠢货,是啊......是啊......尤里·普利赛提。

尤里·普利赛提耸耸肩膀,很无奈地笑了笑,有的时候命运就是造化弄人。

之前从未来过信的伯爵夫人突然寄来一封急函,拆开即是监视维克托的命令书。看起来普通的一份命令书,却出自伯爵夫人亲笔。

监视他。大致意思是这样,不是保护他,也不是杀掉他。

他已经看到我的脸了。尤里从壁炉旁的椅子上起身,觉得有必要亲自见伯爵夫人一面。




米拉·波波维奇在尤里敲门时正在同贾科梅蒂公爵小姐、勒鲁瓦公爵小姐喝下午茶。(1)仆人并没有来通报,米拉抬头扫了一眼门,放下手中的茶杯。

“姑娘们,你们先去花房里等我一会吧。玛莎(2),我想你父亲马上就会到。(3)”

姑娘们相互望了一眼,把茶杯放在精致的小木桌上,然后从通向花房的侧门出去了。

“能有什么事!”朱丽对玛利亚说。

“伯爵夫人的事还是少管的好,朱丽。”玛丽亚端起手,很高傲地将它们放在小腹前,走在朱丽的前面。



“请进。”

米拉·波波维奇关上了侧门,并吩咐仆人把正门打开。尤里站在门外,很谦卑地低着头,向伯爵夫人鞠了一躬。

“很急,对吗,他们连通报工作都不干了。你是我最衷心的仆人吗,亲爱的?”米拉笑着问同样低着头的女仆。

“是很急,夫人。”尤里又欠了欠身,“是我的错。是我让她们不要通报,急急忙忙地跑进来的。”

“噢。”她似笑非笑地点点头。

米拉·波波维奇长得非常漂亮,红发衬得她的气色十分健康。深蓝色的眼睛总是在眼眶里滴溜溜转着,打量这个,打量那个,一股精明气质。

她在尤里的身上剜了一遍,才让他进了招待厅。



“接到通知了?”米拉往茶杯里冲了一点热水。

“是的。我认识那个人。”尤里站在她的身边,稍显拘谨。

“那是自然,全莫斯科谁不认识那个人?”米拉的动作从容不迫,丝毫没有被尤里的情绪感染。

“我是说,特别的认识,夫人。”尤里像是很纠结,磨蹭了半天才有下文:“我曾经碰到过他,他认识我。”

“什么碰到,怎么认识?”

“......这无关紧要,夫人。”尤里捏紧了拳头。“问题出在我现在无法监视他。我很容易暴露。”

“噢......你们是有着秘密关系的旧友?”米拉扯了扯她的饱满的嘴唇。“和商人?”

“请原谅,夫人。我和他并不是什么旧友,仅仅一面之缘。他或许记得我。您知道,他很狡猾,非常狡猾。我怕他会通过反监视发现我和您的这层联系。”

“是吗。”米拉挪了挪脚的位置。“您的意思是做不了?仅仅一个监视的简单任务?”

“......”尤里沉默了,过了一会儿又抬起眼。从他的角度正好能看见伯爵夫人的发旋和小帽子的一角。

“也不是完全不行。”尤里补充道。

“您的意思是有风险。”

尤里没接话,尽管他知道这很不礼貌,但还是这样做了。

“那您就尽管那样去做吧。”波波维奇伯爵夫人说:“不管您用什么方法,只要能保证他到我下下一条指令时能活着。如果他死了,我这盘棋就没法下,您是明白的吧。”


“贾科梅蒂公爵来了!(4)”起先的女仆通报道。

“噢,来了。”伯爵夫人站起来,准备出去迎客。又回头看了尤里一眼:“普利赛提先生,您清楚您在什么地位,处于什么状态。我相信区区一个商贩不能打破我们坚固的联系。”

尤里再欠身,在贾科梅蒂公爵进来以前从侧门出去了。

伯爵夫人在下一盘棋。他想。不知道尼基福罗夫是颗辅助的棋子,还是重要的棋子。

“先生,请您让一让。”

尤里抬起头,发现是两个少女。一个的棕发盘在颈后,另一个像伯爵夫人一样留着短发。

“......”尤里侧过身,让两位小姐依次从花房狭窄的过道通过。

等到和尤里拉开很长一段距离,快要再次进入招待厅的时候,玛丽亚开口道:“那个人真奇怪,是伯爵夫人的客人,对吗?”

朱丽不可置信地看着她。



尤里走在伯爵夫人府邸出来的那条街上,回味刚刚的对话。不管怎样都行,但怎么才能让他不起疑,这才是问题的难点。既然被看到了脸,那么就以大方的姿态出现在他面前。既然抢劫未遂,就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过。如若被问及,我便回答“看您十分上流人士的样子,我就做出把分局长绑在狗熊背上丢进河里一样的疯狂举动了(5)。” 嗤。尤里咧了咧嘴,觉得这些说辞跟疯子唱反调似的。

“请帮我在莫斯科中心酒店安排一个服务生的位置。”尤里在走之前请求道。

伯爵夫人扬起眉毛,不过并没有发表任何评论,表示默许。

“请您放心。”尤里说。

请您放心。这么冒险的方法连自己放不下心。结果怎样全听上帝安排。不过是一死,尽管放手一搏。死之前也许还能拉上维克托垫底。

他知道明晚莫斯科中心酒店会会暗地里举办一场宴会。这是昔日同巷的在酒店外工作的伙伴告诉他的,一场见不得人的宴会。尤里稍微转转头脑就清楚地认识到维克托跟这场宴会有着明显的联系。也就是说,他会出席。

尤里加快了走向中心酒店的步伐,决定今晚去报道,以便明天能顺利进入会场。




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叫来了自己的管家,让他为自己挑选明晚晚宴该穿的衣服,自己则拿起一旁的书看。

“这些可以吗,先生。”

维克托瞥了一眼,笑道:“可以,很好。”

老仆将挑好的衣物搭在休憩用的沙发上,退出去了。

维克托在门锁扣上的一瞬间合上书,闭眼冥想。前不久拿回来的小刀还放在抽屉里。他在脑内描绘刀柄上刻着的花纹。玫瑰、荆棘和异兽。刻得多精美啊,不是吗,伊莉莎白(6)喜欢这些看起来很贵的玩意儿。

他用手指在桌面上敲了敲,想起明晚还有行程,站起身来吹熄了书桌一角摆设的蜡烛,走出房门。






——————————
注释:



1.玛丽亚·贾科梅蒂,克里斯托弗·贾科梅蒂公爵的长女。
朱丽·勒鲁瓦,让·雅克·勒鲁瓦公爵的独生女。

2.玛莎,玛丽亚的法文念法。

3.这句话米拉是用法文说的。

4.贾科梅蒂公爵,全名克里斯托弗·贾科梅蒂,玛丽亚的父亲。

5.故事来源列夫·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上部第一部,十八世纪初皮埃尔在彼得堡把分局长绑在狗熊背上丢进河里,不属于历史。

6.第一章提到的维克托的女伴,全名伊莉莎白·怀特,英国人。



——————————





过度章。把米拉克里斯托弗还有JJ全部搬上来了,以后还要搬更多x这章贼短,比上一章还短。我下次一定粗大长!!!


目前可公开的人物:

(原著人物)

维克托·尼基福罗夫

尤里·普利赛提

米拉·波波维奇(出嫁前的名字:米拉·芭比切娃)

让·雅克·勒鲁瓦(JJ)

克里斯托弗·贾科梅蒂


(原创人物)

伊莉莎白·怀特

玛丽亚·贾科梅蒂

朱丽·勒鲁瓦

评论(4)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