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_

深 夜 靈 感

【维尤】a poisoned of chalice#金杯毒酒#




chapter seven.





“......”

“咔嗒。”

维克托推开沉重的木门,瞬间被水汽包围,有种窒息在海里的感觉。本响着的哗哗的手掌划水声在门打开的那一刻停止了。

尤里早就料到他会进来,于是干脆直接稍稍低下头,让发丝垂下将脸庞遮住。

“尼基福罗夫先生......我想我们得谈谈。”

维克托先是捻了捻被雨淋湿的刘海,再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想谈的都留到沐浴完以后吧,你的身体可禁不起淋一场暴雨。”

维克托开始解自己马甲的扣子,露出里面隐隐透着皮肤颜色的淋湿的衬衫。

尤里盯着水面,将自己的腿抱得更紧了些。抛去所有私人恩怨来说,他此时此刻对维克托的肉体有很疯狂的渴望。他尝试过晚上在床上自己解决,借着朦胧的月光看自己的身体会如何变化。然而他很清楚自己想要什么,想做什么。在这个水沟里流着富人家的油的肮脏城市里有多少肮脏的事正在发生,根本数也数不清。尤里向来很厌恶染上这些事情的恶臭味道,不过从他满十六岁那天起,有些东西就开始改变了。他能在伯爵夫人面前表现得温顺乖巧,也能扮演一个凶神恶煞的抢劫犯;他能在众人面前成为清高不欲的象征,也能因为一杯香槟而跟男人共眠。

尤里的眼睛能看透很多事。米拉·波波维奇在曾在笔记本上写过。他有种特别的天赋,能看透很多他这个年龄本不能了解的迷雾。

但我看不透维克托。尤里抬起眼睛,偏过头去看他。维克托表现出的全是经他大脑仔细挑捡过滤过的,不能算作分析他的证据。这是最令人恐惧的,因为站在面前的不能严谨地算个人。那是架机器。

我一定是中了什么邪术。尤里用指甲掐进自己的手心。当他在幻想时,出现的画面并不是怀抱着一位金发灰眼的正宗俄国美女,而是......

“怎么了?”维克托笑着发问。

而是亲吻着维克托的肌体的自己。



https://m.weibo.cn/6480396484/4266800558486753



伊莉莎白·怀特望着窗外的暴雨,把她的眉毛皱成一团。

她已经有三天没见到维克托了。这是分手的前兆,她心里明白的很。

“我才只拿了他那么一点点钱!”她焦躁地用口音很重的俄语抱怨:“他怎么可能这么快就厌烦了?!我......我可是约克郡最美丽的女人!”

站在一旁的女仆低下头,绷不住表情嘲讽似的偷偷笑了笑。

“吉莲,你说是不是?”

怀特小姐生着闷气一屁股坐在维克托为她购置的单人软沙发上。

“是的,小姐,是那位先生太不识抬举。”女仆吉莲连忙点头附和道。

怀特小姐用手托着下巴,又望向窗外,黑压压的云中突然钻出一道闪电,把她吓了一跳。

“吉莲,快把窗帘拉过去,看着怪瘆人的。”接着又补充了一句:“把卧室的蜡烛点上,我要去看看首饰。”

她的首饰和金银珠宝全都藏在卧室衣柜夹层的几个小匣子里。大多都是这个男人那里搜一个,那个男人那里刮一点,来俄国两年就积攒了三四个匣子。这些匣子里有一个小香盒,打开是皂片,再把皂片的那层翻上去,下面放着一颗宝石。

她见那颗宝石还在,松了口气,把它拿起来放在手心里摸了摸,又小心翼翼地放回去。

“行了,把它们收好,我要去休息了。”怀特小姐让吉莲继续去打扫梳妆台的卫生,自己活动了一下肩膀,躺卧在床上。

她眨了眨眼睛,拿起一旁的圣经看了两行,嘟囔了一句“无聊”,便又把书丢回床头柜,闭上眼睛。

吉莲收拾好梳妆台,转身回来时怀特小姐已经睡熟了。她把被子给伊莉莎白掖好,在衣柜前深思了很长一段时间之后退出怀特小姐的卧室。





“我的小伊莱扎,您看,这是我送您的礼物。”

“天啊!维恰!这可是......!这串项链!”

“您喜欢就好,我还担心这项链不是您喜欢的类型呢!”

“噢,老天,您对我太慷慨了......”

伊莉莎白·怀特在梦里甜甜地笑了。




——————————————

我状态回来了!高产!!想不到吧!!

这章真的写得很爽了,但是不晓得你们看不看得懂我想展现出来的。没看懂的一定告诉我!!我在后面好补充一点说明!!伏笔另算哈!!

评论(2)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