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_

深 夜 靈 感

【维尤】十分钟短打

微奥米注意(超小量x)   

       
         圣彼得堡的雪下得很大,如鹅毛般从灰蒙蒙的天空飘落,旋转,旋转,落在掉光了的树叶的枝桠上。

    “你还好吗,这些年。”

    尤里拢了拢外套,哈了一口白气,垂下眼眸盯着地上的杂草。

    “一年比一年冷了,不是吗。前年明明挺暖和的。今年也没什么特别的事,米拉跟奥塔别克结婚了,我从没见过她笑得这么开心。勇利进步很大,这次比赛破了之前我短节目的记录。冰场来了新的孩子,和照片中的你小时候真像。呵呵,他可比你黏人多了,烦人的小鬼头,总是追在我身后‘尤里哥哥’‘尤里哥哥’地叫。......我去你的公寓帮你打扫了,灰尘呛得我快咳出病来,还要把那些长期不穿的衣服拿出来重新洗一遍,整整花了我两天才把这些事打理好。......我说,不然把这间公寓给卖掉吧,你看,它这么大,打理起来太麻烦了。它这么大,全充斥着你的味道,盘旋在我的心里怎么也忘不掉。”

    “我思考了很久,最终还是决定先把滑冰的事放一放。维克托,我好想你,我好想你能回来。我想再和你一起比赛,想和你一起听雅各布唠叨,想和你躺在一张床上,想和你拥抱,想和你亲吻,想和你一起到西伯利亚的冰原上看太阳缓缓坠落,想和你坐在一起感受绚烂的极光,想和你就坐在日光底下慢慢变老。”

    尤里蹲下来,将手里的雏菊放在地上,再将石碑上的积雪抹掉一些,阖上眼颤抖着在上面烙下一吻。

    “再见,维克托,我明年再来。”

    没过一会儿,大雪又将抹开的缝隙填满,再也看不清上面刻的字。

   
    维克托·尼基福罗夫
   
    1989——2016

评论(17)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