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_

深 夜 靈 感

【维尤】双向对白「尤里视角」

注意事项:※和生er的联文,貌似和我的有点出入?bug?

※文自沐云(生er的圈名)

※点开我的主页,结合上一篇维克托视角的食用更佳

   
----------------------------------

双向对白「尤里视角」

----------------------------------

   

    【猪排。。。猪排。。。猪排饭】我也不知道好好的短节目为什么脑子里就散不去猪排饭。

    脚尖一用力,后外点冰三周。还好,没什么难度。张开双手向四周的观众示意,脚底下接续步也不能停。周围传来铺天盖地的叫好,以及,【加油啊!尤里!坚持住!】坚持住?说笑话吗,整个短节目剩下的难度动作只有一个后内四周跳,以前没跳过,维克托,今天就跳给你看。

    【尤里!尤里!尤里!呜呼~尤里!】炸猪排下一个出场吧?穿一身乌漆麻黑像只乌鸦。可恶,不要给我加油啊!我们是对手不是吗?你在怎么热情我也不会让你的,这次比赛,我可是要证明自己,让维克托后悔,让他知道他选择的这个炸猪排,是错的。

    可是你为什么要去给他做教练呢维克托?哪怕千里迢迢跑去日本?难道就因为那个炸猪排崇拜你吗?难道就因为网上那个视频,让你这个老男人看到自己当初的雄姿英发?是啊是啊,他多可怜啊,弱小又脆弱,安慰他吧,帮助他吧,呆在他身边做教练,让他成长起来。既然这样你就一直像保姆一样围在他身边就好了。可是又为什么要回来?说走就走,说来就来。

    维克托,你把我当什么了?

    你会后悔的维克托,后悔你没有在我需要你的时候陪着我,后悔你居然没有见到我每天的进步。四周跳很难吗?一不做二不休来个后外四周跳好了。稍稍蹲下身,双腿用力,冰刀在冰面上留下一个凹陷,然后就可以飞起来了。你看好了维克托,一周两周三周四周,说实在的没什么难度。接下来好好落地就好了,没问题,一定没问题,那个炸猪排就一定做不到吧。

    【pong!】冰刀不再受我的控制,落地的一瞬间止不住地颤抖起来,这个小小的问题我却没有办法解决。太累了,倒在地上像只原本想要炫耀的公鸡,羞耻。

    可恶。
   
    虽然小小的比赛我没有放在眼里,但是不能被那一个个的蠢货抢了第一。我是说,已经很多天没睡好了,今天晚上睡得很香呢,做了一个很美的梦。关于我,关于维克托,关于炸猪排,关于皮罗什基。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迷迷糊糊,起身坐在床上悄悄一回想。像梦一样呢。洗漱之后就又得比赛了。正准备出发,肚子空空荡荡传来咕噜咕噜一阵响【啊。。昨晚上也忘记吃东西了】收拾东西的时候才发现柜子上有一个皮罗什基。
维克托真是……不知道什么时候送来的这皮罗什基都冷得硬邦邦的。

    到了赛场,选手们都在热身准备。找到一个没人的角落,插上耳机开始压腿。【维克托呢?他那儿去了?】无聊地压腿就容易胡思乱想。笑了笑,既然没在这儿肯定是在炸猪排哪儿咯。果然之后就看到他们俩偷偷摸摸合计着什么。看开啦!有我什么事呢?别让自己不高兴才是正道。

    白天发挥一般,很久没有那种……沉浸其中,可以超常发挥的感觉了。会这样一直下去吗?翻着推特,除了朋友们的无聊动态就是诸如【普利塞提发挥平平】【俄罗斯妖精赛场风采不在】之类的新闻。我正在下面跟帖回复呢,突然有人敲门。肯定是维克托吧。

    给他开门,这老流氓一进门就笑得神神秘秘的。哼,我装着没看出来继续刷推特,看他什么时候憋不住。【尤里,我给你带了礼物哦】说着从背后拿出一直泰迪熊。
【这是什么啊,当我是小孩子吗?】他只把小熊塞进我怀里,那个表情一定是说【你不是吗?】
泰迪熊都一个样子,我家里也有一个类似的呢。嗯?好像有什么硬硬的东西。从小熊身上落下一枚戒指。
戒?戒指?【……什么意思】我都不敢看向他。
维克托说【你说呢,是一对哦!】原来如此,我还以为他要做什么呢。
【谁要啊!不稀罕!指不定路边摊买的。拿回去拿回去。】
【要不要可由不得你说。】维克托一手拿戒指,一手拉着我的手,把戒指套在了我的无名指上。

    维克托一副意料之中的模样【戒指收下了明天比赛可得拿冠军。】
玩弄着手上的戒指,玩味的眼神。
【好啊!你等着吧!我要是得了冠军怎么办?】
【要不我先提前给你奖励?】说着走上前单膝跪在我两腿之间,两只手压下我的肩膀把我按在床上。一只手摸着我的头,一只手伸进体恤里从肚子摸着一块一块腹肌一路向上。动弹不了。没来得及做出反应,维克托抬起头看着我【这个奖励怎么样?】然后就吻了上来,薄薄的嘴唇有一些甜味。他用牙齿轻轻咬着我的嘴唇,然后撬开我的牙齿咬住我的舌尖。

    【呐维克托,我可说到做到拿冠军了。你能不能……帮我应付一下采访?】
【没问题,走吧。我来应付】
 ‘请问普利赛提选手再次夺得冠军有什么感想呢?‘

    ‘尤里他拿到冠军自然是可喜可贺,今后他也会继续蝉联冠军的。’

    ‘普利赛提选手这次短节目看起来状态不太好这是怎么回事呢?’

    ‘普利赛提选手跟粉丝们说两句吧!’

    ‘普利赛提选手...!’
他在我身前张开手,挡住蜂拥的记者。
‘哎,尼基福罗夫先生,您这只对戒......?’

    ‘是跟普利赛提选手一对的诶!请问两人现在是什么关系呢?仅仅只是教练和学生吗?还是像以前是师兄弟吗?还是......’

又是那一副都在计算中的表情。他是不是早就计划好了?转过身面对着我,好像做了下准备。

然后单膝跪在地上牵起我的手【嫁给我吧尤拉奇卡。】

我脸红了吗?当时没觉得,后来看记录才发现从耳根红到了嘴角。

或许吧

【好…好啊】

评论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