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_

深 夜 靈 感

【维尤】a poisoned of chalice#金杯毒酒#




chapter seven.





“......”

“咔嗒。”

维克托推开沉重的木门,瞬间被水汽包围,有种窒息在海里的感觉。本响着的哗哗的手掌划水声在门打开的那一刻停止了。

尤里早就料到他会进来,于是干脆直接稍稍低下头,让发丝垂下将脸庞遮住。

“尼基福罗夫先生......我想我们得谈谈。”

维克托先是捻了捻被雨淋湿的刘海,再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想谈的都留到沐浴完以后吧,你的身体可禁不起淋一场暴雨。”

维克托开始解自己马甲的扣子,露出里面隐隐透着皮肤颜色的淋湿的衬衫。

尤里盯着水面,将自己的腿抱得更紧了些。抛去所有私人恩怨来说,他此时此刻对维克托的肉体有很疯狂的渴望。他尝试过晚上在床上自己解决,借着朦胧的月光看自己的身体会如何变化。然而他很清楚自己想要什么,想做什么。在这个水沟里流着富人家的油的肮脏城市里有多少肮脏的事正在发生,根本数也数不清。尤里向来很厌恶染上这些事情的恶臭味道,不过从他满十六岁那天起,有些东西就开始改变了。他能在伯爵夫人面前表现得温顺乖巧,也能扮演一个凶神恶煞的抢劫犯;他能在众人面前成为清高不欲的象征,也能因为一杯香槟而跟男人共眠。

尤里的眼睛能看透很多事。米拉·波波维奇在曾在笔记本上写过。他有种特别的天赋,能看透很多他这个年龄本不能了解的迷雾。

但我看不透维克托。尤里抬起眼睛,偏过头去看他。维克托表现出的全是经他大脑仔细挑捡过滤过的,不能算作分析他的证据。这是最令人恐惧的,因为站在面前的不能严谨地算个人。那是架机器。

我一定是中了什么邪术。尤里用指甲掐进自己的手心。当他在幻想时,出现的画面并不是怀抱着一位金发灰眼的正宗俄国美女,而是......

“怎么了?”维克托笑着发问。

而是亲吻着维克托的肌体的自己。



https://m.weibo.cn/6480396484/4266800558486753



伊莉莎白·怀特望着窗外的暴雨,把她的眉毛皱成一团。

她已经有三天没见到维克托了。这是分手的前兆,她心里明白的很。

“我才只拿了他那么一点点钱!”她焦躁地用口音很重的俄语抱怨:“他怎么可能这么快就厌烦了?!我......我可是约克郡最美丽的女人!”

站在一旁的女仆低下头,绷不住表情嘲讽似的偷偷笑了笑。

“吉莲,你说是不是?”

怀特小姐生着闷气一屁股坐在维克托为她购置的单人软沙发上。

“是的,小姐,是那位先生太不识抬举。”女仆吉莲连忙点头附和道。

怀特小姐用手托着下巴,又望向窗外,黑压压的云中突然钻出一道闪电,把她吓了一跳。

“吉莲,快把窗帘拉过去,看着怪瘆人的。”接着又补充了一句:“把卧室的蜡烛点上,我要去看看首饰。”

她的首饰和金银珠宝全都藏在卧室衣柜夹层的几个小匣子里。大多都是这个男人那里搜一个,那个男人那里刮一点,来俄国两年就积攒了三四个匣子。这些匣子里有一个小香盒,打开是皂片,再把皂片的那层翻上去,下面放着一颗宝石。

她见那颗宝石还在,松了口气,把它拿起来放在手心里摸了摸,又小心翼翼地放回去。

“行了,把它们收好,我要去休息了。”怀特小姐让吉莲继续去打扫梳妆台的卫生,自己活动了一下肩膀,躺卧在床上。

她眨了眨眼睛,拿起一旁的圣经看了两行,嘟囔了一句“无聊”,便又把书丢回床头柜,闭上眼睛。

吉莲收拾好梳妆台,转身回来时怀特小姐已经睡熟了。她把被子给伊莉莎白掖好,在衣柜前深思了很长一段时间之后退出怀特小姐的卧室。





“我的小伊莱扎,您看,这是我送您的礼物。”

“天啊!维恰!这可是......!这串项链!”

“您喜欢就好,我还担心这项链不是您喜欢的类型呢!”

“噢,老天,您对我太慷慨了......”

伊莉莎白·怀特在梦里甜甜地笑了。




——————————————

我状态回来了!高产!!想不到吧!!

这章真的写得很爽了,但是不晓得你们看不看得懂我想展现出来的。没看懂的一定告诉我!!我在后面好补充一点说明!!伏笔另算哈!!

【维尤】a poisoned of chalice#金杯毒酒#



chapter six.






再度回过神的时候,尤里·普利赛提发现自己的手冰得吓人。他厌恶地扯了扯大裙摆,贴着墙壁尽量不惹人注目地移动。

他发现我了。

尤里把外罩衫紧紧攥在手里。冷汗从太阳穴旁缓缓流下,在皮肤上留下似虫爬的痒痒的触感。维克托方才那番话无异于把隐匿于阴影中的蝙蝠揪出来,无情地抛在阳光下。

做得太明显了吗?尤里冷静下来,开始回想之前做的所有事。伪装成侍应生、冲动的一晚、干掉了两个跟踪他的人、参加舞会......

他在套路我?!尤里突然一滞,险些撞着来拿香槟的先生。这些都是......圈套?!他懊悔地一拍额头,想起自己曾对伯爵夫人说过:“他非常狡猾。”

像维克托这样的人,从默默无闻到名声大噪、坐拥百万家产、喝醉了也有能力杀死近身的抢劫犯的人,怎么可能轻易地让人跟踪?而自己不过是光想着完成任务、保证他的安全、换掉染有血迹的衣物,竟然忽略了行动的正确性,一步步踏进他设计好的圈套罢了。

真傻。



“叮,”

维克托笑着和其他宾客干杯,尚有时间想象此时尤里脸色苍白的样子。

我怎么会轻易让人跟踪呢......?维克托接受了一位先生的请求,和他的女儿共舞一曲。

“请允许我邀请您跳一支舞。”

维克托弯下腰,在那位小姐的手背上落下一吻。

跟踪我的不过是两个小喽啰,那帮家伙不可能给谁都配枪。我自己就能解决的尾巴,为什么会留到宴会厅外,让你来切除呢,尤里,为何不仔细想想?

那位小姐的舞技比尤里更熟练,维克托只需轻轻捻住她的手指,她自己便踮脚旋转起来。

尤里紧紧咬住下唇,不让自己被震惊的情绪吞噬。这不过是个开始。他顿了顿,继续往前走。冷静下来,他在初见时没有杀掉自己一定是有原因的。那个时候没有动手的话,现在也没有理由会有很快的动作。该死的,那个混蛋跑到哪里去了?

尤里自己也说不明白为什么此时会如此焦躁地去找维克托。也许是直觉,他总觉得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即将发生。

窗外的雨开始淅淅沥沥地落下来。不过是一两分钟,就演变成了倾盆大雨,豆大的雨点砸在石板路上发出嘈杂的声响。




“谢谢您,先生,您真是我遇见过的最好的舞伴。”那位小姐很真诚地半屈着腿,牵着裙摆行了个礼。维克托再次吻了吻她的手背,将她领到她父亲那里。

快来了。

维克托一转身,借着人群的掩护淡出父女两人的视线。他拿起寄存在宴会厅侍应生那里的高礼帽,理了理头发,再用帽子把显眼的银发遮掩住。




“砰!”

枪声。吊灯生锈的铁链嘎吱晃了两下,刷拉拉地脱节下坠。

人群在一秒的寂静后,爆发出惊人的尖叫声,所有人都惊恐地往大厅边缘挤。也不知是谁踩着了谁的裙摆,谁拉掉了谁的领结,咒骂声和尖叫声此起彼伏。

尤里的眼睛里映着那盏吊灯的烛光。它慢动作般的下落、触地。玻璃灯罩破碎的声音。哗啦一阵,大厅中央失去了光亮。

主灯被击落,在四角的小吊灯和墙壁上的蜡烛无法为人们提供足够的视野。尤里索性直接闭上眼睛,以求更快地适应黑暗。

视觉封闭以后其他感觉就变得更加明显。他能听见某人用力压住的呜呜的哭泣声、窗外的风声、雨声、车轮滚过的轱辘声。

他的嘴唇在颤抖。下次再也不来这鬼地方了......!尤里猛地睁开眼,因为有人抓住了他的手腕。

“快走。”维克托凑在他耳边低声说。

尤里被拉得一个踉跄,不知道撞到了谁,差点往前扑倒在地上。维克托根本没给他稳住重心的时间,一把将他从骂骂咧咧那人身边带过。

尤里依稀记得这是通往侧门的方向,不由得立马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疯了!”尤里使出反抗的劲来,迫使维克托回头看他。“走这边!”

视觉模模糊糊地有些恢复,尤里反握住维克托的手腕,带他移动去自己之前观察到的其他通道。

“正侧门肯定都有人在。”

维克托听见尤里故意压低的声音,卷了卷上嘴唇。

通道入口本就在角落,壁灯能将周围人的脸照个大概。有个约莫三十、留着络腮胡的高大身材的男人看见固执挤到通道这边来的尤里,刚欲动身,又迟疑着停下。不是说是个银色头发的男人么......?

尤里瞥了一眼,让维克托靠着墙壁别动。

他先掀起裙子,摸出绑在大腿上的小刀,再狠狠剜了一眼露出玩味表情的维克托,让他把帽子压下去些。

“你走前面。”

维克托用食指扣住帽檐,大踏步迈过通道口。

“喂......”

正欲给同伙发行动信号的络腮胡先生觉得腹部一凉,低头查看时,血液已经汩汩流出来。

“闭嘴。”

尤里做了个口型。

络腮胡先生无力地瘫坐下来,断断续续地给同伴指示:“干......掉......金发的......金发的女人......”

“快跑!”

尤里听见身后越来越急的脚步声,没再压低声音大吼了一句。

维克托扯掉帽子,往空中一抛,边跑边在怀里摸索着什么。

“他妈的,高跟鞋!”

尤里跑得踉踉跄跄,高跟鞋砸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音。他还没习惯这种鞋子,让他狂奔就像让刚学会走路的婴儿赛跑一样。

“快脱掉啊!”

维克托吼着转过头看他,就见追他们的人扑向尤里。

“你这该死的东西!”络腮胡先生的同伴右手持着刀,“你杀了罗斯托夫!”

尤里侧身避过一击,面向他抬起腿,用细长的高跟用劲踹了一脚那人的下身。

“靠——!”那人疼得龇牙咧嘴,随后恼羞成怒地再扑上来。刀尖还差一点就戳进尤里的眼球,尤里不得不抓住对方的手腕,与他进行力量的博弈。然而对方是个身高一米八以上、长得人高马大的男人,不过十几秒尤里的力量就落了下风。

看着刀尖逐渐变成垂直方向,越来越往下,尤里甚至能想象它刺进眼球时的触感。

“尤里!让开!”

维克托用上好膛的手枪瞄准持刀人的头颅。

尤里皱紧眉头,使劲把头往右侧,给维克托瞄准留出足够的空间。

“快点开枪啊!!”尤里的声音随着他的手腕一起在抖,看样子下一秒就无力继续支撑。对方也不是傻子,跟着尤里的方向偏头。

维克托用准星对着那人露出的右脸颊,缓慢扣下扳机。

三......二......

一。

尤里能感觉到子弹就从脸旁擦过,烧得火辣辣的疼。炽热的血液溅在他的脸上,令他有一刻的失神。对方倒下的一瞬间他连忙撤身,抓住下滑的刀片扔到一边。

“枪拿来,”尤里稳了稳自己哆嗦的手,从维克托那里接过还有余温的武器。

“下地狱吧。”

尤里走过去一只脚踩在那人的腹上,向眉心补了一枪。



“呼......普利赛提先生还真是残忍。”维克托松了口气似的,终于有心情来开个玩笑。

“......残忍的是他,”尤里把枪丢回维克托怀里:“我差点就变成可怜的盲人。”

维克托捏起尤里的手腕,发现他仍在不自觉地抖。壁灯的光洒了一些在两人身上,不过并看不清楚表情。

“这通道通向哪?”维克托问。

“不知道,应该......”

剩下的话被堵在嘴里,因为维克托凑上来狠狠撞上他的唇。尤里觉得他就像野兽在疯狂掠夺一般啃咬自己的嘴,以至于被吓得苍白的唇色迅速恢复了红润。尝到尤里嘴里的血腥味之后维克托松开他的手腕,抬起头来,借着壁灯微弱的光用拇指抹掉他脸上的血迹。

“总之先沿着通道走,这也许是西面,出去是个集市。”

维克托用的是什么事也没发生过的口吻。

尤里知趣地也不问,两下扒掉高跟鞋,光脚跟在他的后面。




他没有杀我......他救了我......

这是尤里在走完那条漆黑通道之前唯一的想法。



————————————

突然更新(wink)

想要1个评论!

【维尤】短篇集-Cinco

目录一览-


Uno.星「ほし」

Dos.酒「びろく」

Tres.酒「びろく」

Cuatro.白「しろ」

Cinco.深「ふかい」

———————————————————————


链接=https://shimo.im/docs/nFfLKvfCxk0GkRX4 

【维尤】a poisoned chalice.#金杯毒酒#



chapter five.





尤里用火钳拨了拨柴火,确认纸张的边角也被烧尽。

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大名鼎鼎的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出手阔绰的尼基福罗夫。

是啊,被抢劫的尼基福罗夫。那抢劫犯是哪个不经大脑思考的蠢货,是啊......是啊......尤里·普利赛提。

尤里·普利赛提耸耸肩膀,很无奈地笑了笑,有的时候命运就是造化弄人。

之前从未来过信的伯爵夫人突然寄来一封急函,拆开即是监视维克托的命令书。看起来普通的一份命令书,却出自伯爵夫人亲笔。

监视他。大致意思是这样,不是保护他,也不是杀掉他。

他已经看到我的脸了。尤里从壁炉旁的椅子上起身,觉得有必要亲自见伯爵夫人一面。




米拉·波波维奇在尤里敲门时正在同贾科梅蒂公爵小姐、勒鲁瓦公爵小姐喝下午茶。(1)仆人并没有来通报,米拉抬头扫了一眼门,放下手中的茶杯。

“姑娘们,你们先去花房里等我一会吧。玛莎(2),我想你父亲马上就会到。(3)”

姑娘们相互望了一眼,把茶杯放在精致的小木桌上,然后从通向花房的侧门出去了。

“能有什么事!”朱丽对玛利亚说。

“伯爵夫人的事还是少管的好,朱丽。”玛丽亚端起手,很高傲地将它们放在小腹前,走在朱丽的前面。



“请进。”

米拉·波波维奇关上了侧门,并吩咐仆人把正门打开。尤里站在门外,很谦卑地低着头,向伯爵夫人鞠了一躬。

“很急,对吗,他们连通报工作都不干了。你是我最衷心的仆人吗,亲爱的?”米拉笑着问同样低着头的女仆。

“是很急,夫人。”尤里又欠了欠身,“是我的错。是我让她们不要通报,急急忙忙地跑进来的。”

“噢。”她似笑非笑地点点头。

米拉·波波维奇长得非常漂亮,红发衬得她的气色十分健康。深蓝色的眼睛总是在眼眶里滴溜溜转着,打量这个,打量那个,一股精明气质。

她在尤里的身上剜了一遍,才让他进了招待厅。



“接到通知了?”米拉往茶杯里冲了一点热水。

“是的。我认识那个人。”尤里站在她的身边,稍显拘谨。

“那是自然,全莫斯科谁不认识那个人?”米拉的动作从容不迫,丝毫没有被尤里的情绪感染。

“我是说,特别的认识,夫人。”尤里像是很纠结,磨蹭了半天才有下文:“我曾经碰到过他,他认识我。”

“什么碰到,怎么认识?”

“......这无关紧要,夫人。”尤里捏紧了拳头。“问题出在我现在无法监视他。我很容易暴露。”

“噢......你们是有着秘密关系的旧友?”米拉扯了扯她的饱满的嘴唇。“和商人?”

“请原谅,夫人。我和他并不是什么旧友,仅仅一面之缘。他或许记得我。您知道,他很狡猾,非常狡猾。我怕他会通过反监视发现我和您的这层联系。”

“是吗。”米拉挪了挪脚的位置。“您的意思是做不了?仅仅一个监视的简单任务?”

“......”尤里沉默了,过了一会儿又抬起眼。从他的角度正好能看见伯爵夫人的发旋和小帽子的一角。

“也不是完全不行。”尤里补充道。

“您的意思是有风险。”

尤里没接话,尽管他知道这很不礼貌,但还是这样做了。

“那您就尽管那样去做吧。”波波维奇伯爵夫人说:“不管您用什么方法,只要能保证他到我下下一条指令时能活着。如果他死了,我这盘棋就没法下,您是明白的吧。”


“贾科梅蒂公爵来了!(4)”起先的女仆通报道。

“噢,来了。”伯爵夫人站起来,准备出去迎客。又回头看了尤里一眼:“普利赛提先生,您清楚您在什么地位,处于什么状态。我相信区区一个商贩不能打破我们坚固的联系。”

尤里再欠身,在贾科梅蒂公爵进来以前从侧门出去了。

伯爵夫人在下一盘棋。他想。不知道尼基福罗夫是颗辅助的棋子,还是重要的棋子。

“先生,请您让一让。”

尤里抬起头,发现是两个少女。一个的棕发盘在颈后,另一个像伯爵夫人一样留着短发。

“......”尤里侧过身,让两位小姐依次从花房狭窄的过道通过。

等到和尤里拉开很长一段距离,快要再次进入招待厅的时候,玛丽亚开口道:“那个人真奇怪,是伯爵夫人的客人,对吗?”

朱丽不可置信地看着她。



尤里走在伯爵夫人府邸出来的那条街上,回味刚刚的对话。不管怎样都行,但怎么才能让他不起疑,这才是问题的难点。既然被看到了脸,那么就以大方的姿态出现在他面前。既然抢劫未遂,就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过。如若被问及,我便回答“看您十分上流人士的样子,我就做出把分局长绑在狗熊背上丢进河里一样的疯狂举动了(5)。” 嗤。尤里咧了咧嘴,觉得这些说辞跟疯子唱反调似的。

“请帮我在莫斯科中心酒店安排一个服务生的位置。”尤里在走之前请求道。

伯爵夫人扬起眉毛,不过并没有发表任何评论,表示默许。

“请您放心。”尤里说。

请您放心。这么冒险的方法连自己放不下心。结果怎样全听上帝安排。不过是一死,尽管放手一搏。死之前也许还能拉上维克托垫底。

他知道明晚莫斯科中心酒店会会暗地里举办一场宴会。这是昔日同巷的在酒店外工作的伙伴告诉他的,一场见不得人的宴会。尤里稍微转转头脑就清楚地认识到维克托跟这场宴会有着明显的联系。也就是说,他会出席。

尤里加快了走向中心酒店的步伐,决定今晚去报道,以便明天能顺利进入会场。




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叫来了自己的管家,让他为自己挑选明晚晚宴该穿的衣服,自己则拿起一旁的书看。

“这些可以吗,先生。”

维克托瞥了一眼,笑道:“可以,很好。”

老仆将挑好的衣物搭在休憩用的沙发上,退出去了。

维克托在门锁扣上的一瞬间合上书,闭眼冥想。前不久拿回来的小刀还放在抽屉里。他在脑内描绘刀柄上刻着的花纹。玫瑰、荆棘和异兽。刻得多精美啊,不是吗,伊莉莎白(6)喜欢这些看起来很贵的玩意儿。

他用手指在桌面上敲了敲,想起明晚还有行程,站起身来吹熄了书桌一角摆设的蜡烛,走出房门。






——————————
注释:



1.玛丽亚·贾科梅蒂,克里斯托弗·贾科梅蒂公爵的长女。
朱丽·勒鲁瓦,让·雅克·勒鲁瓦公爵的独生女。

2.玛莎,玛丽亚的法文念法。

3.这句话米拉是用法文说的。

4.贾科梅蒂公爵,全名克里斯托弗·贾科梅蒂,玛丽亚的父亲。

5.故事来源列夫·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上部第一部,十八世纪初皮埃尔在彼得堡把分局长绑在狗熊背上丢进河里,不属于历史。

6.第一章提到的维克托的女伴,全名伊莉莎白·怀特,英国人。



——————————





过度章。把米拉克里斯托弗还有JJ全部搬上来了,以后还要搬更多x这章贼短,比上一章还短。我下次一定粗大长!!!


目前可公开的人物:

(原著人物)

维克托·尼基福罗夫

尤里·普利赛提

米拉·波波维奇(出嫁前的名字:米拉·芭比切娃)

让·雅克·勒鲁瓦(JJ)

克里斯托弗·贾科梅蒂


(原创人物)

伊莉莎白·怀特

玛丽亚·贾科梅蒂

朱丽·勒鲁瓦

“哨兵尤里——回答我......!”

“维克托,我能闻到你。”

#野玫瑰#

【维尤】白「しろ」

还差一篇了,耶。

等下一篇搞完了就做个短篇集👌

———————————————





“你在想什么?”

尤里合上书,打了个哈欠。

“嗯?”

维克托从神游里被唤回来,轻轻晃了晃头定下思绪。

下午三点的柔和阳光照进屋里,将所有处在亮处的物体镀上一层膜。墙上没有贴壁纸,照尤里的“一切从简”原则,整个家都是以白色为主调的简约风。床头摆着正在幽幽发光的夜光月亮灯,是为给书本增加一点亮度。

满眼的白,家具也是,枕头也是,被褥也是。倒是让人感觉很清爽,很干净,很想入眠。

尤里午休自然醒以后坐起来看书,直到维克托也醒来,靠在床头发呆时,他又一次感到困倦。但尤里没有躺下,只是摘下眼镜,将书放在一边,和维克托一齐静静地坐着,放空大脑发呆。

“我在想以前,”维克托说,“我是指住在老房子里的那段时间。”

“噢,”尤里微微点了点头,“那里......挺好的。”

“是啊,现在想起来也还不错。”维克托自顾自地说了:“只是剥落的墙漆和暗黄的灯光和现在习惯的大不相符罢了。”

老房子是尤里妈妈留下的。她是个成功的女人,但婚姻并不顺利。生下尤里过后没几年就因丈夫成日酗酒和他离了婚,为了事业自己走掉了,留下小尤里和父亲。尤里因为滑冰天赋被国家队挖去的时候,爷爷刚好生了病,住了好一阵院。队里看他住在宿舍里魂不守舍的,于是便派维克托去陪他住在他母亲的旧宿。

为省下请修理工和购置新家电的钱,家里的电器坏了,通常都是维克托去摆弄。照着修理指南上写的,这里敲敲,那里补补,多做几次就熟练掌握了技巧。

“维克托,TV坏了。”尤里说。

于是维克托就放下手里的事,撬开电视机的后盖,看看是不是哪根线接触不良。黑掉的屏幕经他一阵捣鼓,“啪啪”闪了一下花,新闻台里女主持的脸又出现在屏幕上。

“唔......谢谢。”尤里喜欢窝在沙发一角,抱着靠枕打量维克托忙来忙去修理东西。

维克托还没来得及冲这小孩笑,头顶的灯倏地灭了。

电视还亮着,不时突现雪花,声音也是断断续续的,混杂着电波的滋滋声。

“灯泡短路了。”维克托略惋惜地撇嘴。

“家里有备用灯泡。”尤里从沙发上挪下来,趿着拖鞋哒哒跑进厨房的杂物角。


“黄色的。”维克托咂了咂嘴,“夕阳,还有旧灯泡。”

“还有蛛网。”尤里侧倒了一点,靠在他的肩头上。

“哈哈,那算什么,蛛网是黄色的?”

“唔......刚刚看书看到了。”

“也没错啦,还有蛛网,被光照着也是黄色。”

“嗯......”尤里含糊地应着,把眼睛阂上了。


维克托怕起身会弄醒他,于是放任那盏夜灯在明亮的房间里继续亮着。



夜光月亮灯幽幽地发着浅白色的光。


———————————————

End.




我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反正就写出来了...

【维尤】酒「びろく」

体会到了高产的滋味,我还是决定做一条咸鱼。
昨天刚考完呜呜呜我觉得爆更三篇可能性不大orz
这篇算是一个...自我娱乐?本来不打算写尤里的反应的(我只是想听维秃的激情告白),但是还是写了一个开放式结局。

话不多说,快上车!记得评论!爱你们!

链接= https://shimo.im/docs/GQsoPBfyy3omsXZb

【维尤】酒「びろく」

微型短篇。

想表达的是站在高处的维克托孤独的感觉,因为身边没有熟悉的朋友和自己爱的人。平时两人距离隔得很远,偶尔电话联系,维克托在生活和工作上遇到的事情都不敢跟尤里讲,因为怕他担心。自己藏着爱着尤里的心情不敢说出来,怕他反感,也怕暴露了之后会被社会抨击,让两人之后的日子都不好过。酒后吐真言吧算是。

链接=https://shimo.im/docs/6TF2vf4r83wqOpsl